Skip to content

柏乐文与博习医院

2004年第2期 [总第93期] 2004年4月15日 出版 by 陈珍棣

古老的姑苏向近代社会发展的进程中,有许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值得纪念,也有许多作了重要贡献的人物常引起人们的怀念和称颂。去年11月8日,是苏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建院120周年纪念日,追溯其历史,苏州人不会忘记其前身博习医院与它的奠基人柏乐文。

出身贫寒 向往中国

柏乐文(William Hector Park)1858年10月27日出生在美国乔治亚州加图萨县一个农庄的木屋里。在11个兄弟姐妹中,柏乐文是长子。由于家境贫穷,父亲在南北战争中失去了左手,年幼的柏乐文8岁时就下地帮助父母种玉米、播麦子、除草,11岁时就学会耕地,做各种农活。

当时,美国南方有一个影响很大的基督教教会组织——监理会,1847年就开始向中国派遣传教士,传教士带回了关于中国的传说。这个遥远而神秘的国度深深地吸引了孩提时代的柏乐文。直到晚年,柏乐文还能清晰地回忆起许多细节:“当我第一次自问将来长大了要干什么时,‘去中国做一名传教士’这个答案就冒出我的脑海。有一段时间,我藏在心里没有说出。大约9岁时的一天,我把它告诉了弟弟吉姆,那时,我们正在苜蓿地里锄玉米。”

对中国的向往激励柏乐文发愤学习,他意识到,去中国之前必须接受高等教育。柏乐文的求知渴望感动了艾默里大学的马修教授。1877年,在马修教授的资助下,柏乐文穿着由母亲纺纱、姨妈织布制成的土布服,带着用自己打工挣来的麦子磨成的面粉进入艾默里大学。由于穷,柏乐文常常吃不饱,甚至有一个月,只能以自己在园子里种的番茄充饥。大学生活虽然穷困,但柏乐文去中国的目标明确而又坚定。1879年的秋天,在大学高年级学习的柏乐文决定同时学习医学。柏乐文的计划正符合监理会的需要,因为监理会正着手在苏州开展医务工作。柏乐文被确定为派往中国的人选,被安排进修医学,一切费用由教会负责,等他毕业后再前往中国。

柏乐文先后在纳什维尔的范德比尔特(Vanderbilt)大学的医学系和纽约的Bellevue医科大学学习。柏乐文学习十分勤奋刻苦,“有时时间如此紧迫,以致我们必须在往学校去的路灯下复习笔记。先是在一盏路灯下大声朗读,然后一边走一边重复一遍刚才朗读的内容,直至走到第二盏路灯,如此往复。”1882年,柏乐文提前通过了考试。

1882年5 月20日,柏乐文与兰华德 W. R. Lambuth  一行“坐船从纽约出发,在爱丁堡和伦敦做了些研究工作后,便取道苏伊士运河来到中国。在上海登陆的时间是12月2号,到达苏州则是1882年12月17号了”。

艰难困苦磨练出来的柏乐文具有明确的目标,坚强的品格,善良的心地。他所以能义无反顾地选择到中国做传教士,无所畏惧地经受海上六个月的漂泊之苦远渡重洋,到中国后能关心下层民众的疾苦,这些也许都能从他贫寒的出身中找到答案。

选址天赐庄 创办博习医院

柏乐文与兰华德到达苏州后,即着手筹措资金创办医院。

在此之前的1877年,兰华德就已在天赐庄租赁民房试办诊病所名为“中西医院”。此次偕柏乐文来苏,准备大干一番。他们获得教会及苏州士绅的捐款1万美元,即以一千美元在天赐庄购地7亩。

当时的天赐庄,还是一个坟场,蚊蝇乱飞,柏乐文住房窗外就停放着尚未掩埋的棺材。1883年4月8日,医院破土动工,半年后告竣。医院共盖有中式平屋8幢,其中1幢为门诊室,3幢为内、外科病房,1幢为手术室其它则作宿舍、洗衣房及厨房。当时设病床30张。医院英文名为“Soochow Hospital”,中文名为“苏州博习医院”为的是纪念早在1877年捐款给监理会兴办苏州事业的Buffington先生。1883年11月8日医院正式开张,开办第一年门诊量即达7600人次住院125人次。

博习医院是苏州最早的一所正式西医医院,《中华监理公会年议会五十周年纪念刊》称:当时,外国各教会“在华设立之施诊所颇多,正式医院则仅设于沿海四埠耳。自上海至北京二千余里之内地,迄无一正式医院”,博习医院之创设“实为嚆矢”。“当时,社会对西医毫无认识,盲从反对者甚众,但柏医生为人谦和,善与人交,至苏不久,已得当地人士信任,故博习医院于1883年正式成立,柏医生与有力焉。”

医院成规模 桃李植中国

博习医院创办时,院务由柏乐文、兰华德主持。1884年,柏乐文回美国继续医科学业,1885年兰华德去日本传教,1886年,柏乐文完成学业重返苏州,担任博习医院第一任院长。柏乐文担任博习医院院长直到1917年,继续工作至1927年退休回美,他在博习医院服务约45年之久,对博习医院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首先,引进了西医最新技术和医疗方法。兰华德和柏乐文在美国学医,来华前又特地至纽约、爱丁堡及伦敦等大医院考察,所以,苏州博习医院在创建初期就运用西方刚发明的新技术、新设备。其后,柏乐文又多次回美国,学得最先进的医疗方法。当时,苏州博习医院的消毒法、麻醉术、x光机等,在中国都是先进的。

柏乐文在纽约曾见过第一次使用消毒剂的外科手术,于是从爱丁堡买了用于外科手术消毒的仪器带到中国。由于有先进科学的消毒法,柏乐文为病人做了许多成功的外科手术。1892年5月,江苏提督的侄子被人报复行刺,中了两枪,头部严重砍伤,有五处横贯头顶的刀伤,伤口长达三至六英寸,刀伤及骨,其中一处深及硬脑膜。另有几处刀伤呈斜向,劈下了几片骨头。砍伤的皮肤翻下遮着前额。有一处刀伤从左前额经鼻梁至右颊,手被打断,背部、颈部也都是伤口。经几天医治无效,大家都以为必死无疑。柏乐文给他做手术,清除坏死的骨头,清洁伤口,缠以消毒纱布,用夹板固定断臂……手术后,经过几个星期的治疗和护理,终于使伤者起死回生。

“可卡因”用于眼角膜麻醉是1884年刚由德国眼科学会承认和推广的首创性发明。1885年,柏乐文回到纽约学习,在医院实习时看到医生将“可卡因”用于眼角膜麻醉,柏乐文立刻意识到“这奇妙的药物将会十分有助于我在中国的工作”。1886年春,柏乐文学成返回中国,即将此麻醉术运用于临床,治愈了无数眼疾患者。有一次,柏乐文去乡村巡诊,来了一个村民,他的眼球被铁匠铺的热铁屑溅伤,又红又肿,疼痛不已。柏乐文给他用“可卡因”滴患眼施行麻醉,然后用手术刀将铁屑剔出。患者惊叹一点都不痛,围观者将柏乐文视为神仙。

x射线是1895年11月8日才由德国物理学家威廉·伦琴发现的。苏州博习医院是中国最早使用x光机的医院。1897年,上海《点石斋画报》“宝镜新奇”一文中就描述了博习医院展示x光机的情景。

柏乐文不仅重视技术设备,还十分重视医学人才的培养。1887年与博习医院毗邻的妇孺医院成立,柏乐文与妇孺医院的斐医生合作,开设医学班,男女兼收同室授课,学制为5年毕业生授予医学士学位。1903年,时任东吴大学教务长的柏乐文又筹建东吴大学医学院,1904年医学班归并东吴大学。自1888年至1909年最后一届学生毕业,招收培养六届学生共28人。毕业的学生有的留在博习医院任医生、教员,有的到上海、常熟、无锡、北京、天津、武昌等地行医,有的还远赴美国深造,学成后再回东吴大学任教。有一个叫顾福如的学生,师从柏乐文学习西医内外科,毕业后主张中西医汇通,“以中西内外,大小方脉悬壶问世”,成为近代苏州中西医结合第一人。柏乐文育才兴学,培养西医人才,对西医在苏州、苏南地区及我国东南沿海地区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为适应需要,1919年博习医院用教会、洛克菲勒基金及地方捐款资助的20万银元在原址兴建新医院。柏乐文与外科专家苏迈尔医生除诊务外,全力于新医院的建造。新医院1920年开始动工,1922年春落成,占地7.6亩。新医院建成3层半住院大楼、2层门诊大楼各1幢,设床位100张室内装有冷、热水管电灯电话等装置。新院于1922年7月启用至1927年全部开放使用。

经过了40多年的开拓经营 至柏乐文退休回美前的1926年,博习医院已成为当时我国较为先进的具有相当规模的西医医院了。1926年8月美国

外科专门医学院派人来院审定,“视建筑、人才、仪器三项之设备完全” 认为博习医院为合格医院,还高度评价说:“如此医院全中国仅三、四处而已。”

兴利除弊 改良社会

作为医生,柏乐文对苏州社会生活的各方面都给予了必要的关注。

十九世纪的中国,吸食鸦片是危害严重的社会问题。柏乐文常常接到有人鸦片瘾发作时的紧急求诊,总是立即放下手头的工作去看望他。目睹鸦片对中国人民灭绝人性的毒害,柏乐文坚决主张禁烟。苏州博习医院在创办之初就设有戒烟室,1900年,又专设戒烟医局。“其中经费,十分之九由柏乐文向华友筹募而来。”据统计,1908-1909年度一年中,就收治吸食者达1210人,结果治好的就有1058人。英国殖民者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竟在一份英国皇家委员会的报告中宣称:鸦片不会对东方人造成特殊的伤害,而且对东方人来说鸦片甚至是一种好的东西,因为鸦片能治愈他们的一些疾病,而且在中国,这看起来特别地符合其人们的身心状况。柏乐文对此谬论非常愤慨,他收集了医生们关于鸦片在中国行销及吸食的意见,并且把这些意见汇编成书,揭露了鸦片在中国危害的真实情况,作为对英国皇家委员会报告的回击。

柏乐文还努力改革本地妇女缠足的陋习。他看到中国妇女走路“像一朵朵百合花在风中摇摆”,感到十分痛心。他与他的夫人为放足宣传作了不懈的努力。著名的立德夫人到苏州进行放足演讲得到了柏乐文的帮助。柏乐文的夫人帮助召集人员集会,她以柏乐文的名片发出邀请,结果不少苏州上流社会的妇女前来听演讲。立德的这次演讲是近代苏州第一次关于放足的演讲,影响很大,会后,产生了近代苏州第一个放足会。柏乐文夫妇还对放足妇女进行具体指导,鼓励她们慢慢放,多走路,适当用凡士林按摩。在他们支持下,有一位王夫人还写了一本小册子介绍自己放足的经验,散发全国。

柏乐文十分重视公共卫生及疾病的预防。当时,疟疾、霍乱、鼠疫等传染病十分猖獗,柏乐文与他的夫人及女儿都染上了疟疾。他在医院周围铺上一层石灰和沙,改善医院周围环境。他提出疟疾等传染病与蚊蝇、虱子的传播有关。博习医院的医生还去东吴大学演讲蚊虫的危害与防御方法,并在每晚8时到8时半开展灭蚊活动。1919年苏州时疫流行,博习医院除尽力救治病人外,还提出了清洁街道,疏通沟渠,摒绝蝇虫,勿使孳殖为染疾媒介等预防措施。1916年,柏乐文还到监狱去给犯人看病,针对犯人普遍患有严重脚气病的情况,提出改进管理、调整伙食等防治办法。可以说,柏乐文“不只是以治病为务,且以散布健康之方法,卫生之常识为其重要工作,深得良医治未病之道焉”,所谓“治未病之道”,就是预防为主的宗旨。

1927年春,柏乐文退休回美,当年12月14日在美去世。一个外国人,在他70年的生涯中,有四十五年在中国的苏州度过,他和他创建的博习医院福泽苏州百姓,他为苏州的发展、进步作出了贡献,苏州百姓亲切地称他为“柏好人”,柏乐文已经融入苏州。

他在美国去世后,他的亲属把他的骨灰运回苏州,安葬于葑门外安乐园,墓碑上刻着:“苏州的Park博士”。

Published inLiu 刘氏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