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eeking a balance

Are they over reacting?

One musician of the Hong Ko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has tested covid-19 positive and all fellow musicians are quarantined for 14 days, which causes great difficulty for many.

Where lies the reasonable balance in this pandemic?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Olive Chou:

乐问集/从港乐后台说起 by 周光蓁
2020-10-19 大公报

香港管弦乐团近日因为一位乐团成员确诊新冠肺炎,导致全体近百乐师被强行送至大屿山竹篙湾检疫中心隔离十四天,各大传媒大篇幅报道。由於交响乐团的内部编制、乐器等都属专业行当,一般记者,以至医学专家在评论该个案时都颇费周章。由於不明所以,讯息互传的过程中出现以讹传讹的现象,以至在微信有人贴出乐团全体隔离后加了一句:“后台五十多人也送隔离了”。事实是这样吗?

记得新乐季揭幕音乐会的第二场,也是最后一场结束后,我到后台向指挥廖国敏道贺。所见的跟一般演出后无异,乐师们都在收拾乐器、閒谈,大部分戴着口罩。其中一位告知,四天的排练也是全程戴着口罩的。在场的后台职员只有几位,包括德国籍行政总裁霍品达。何来后台有五十多人送隔离呢?后来询问,被隔离的,没有一位行政职员,只有台上演出的乐师。有说行政人员也有和感染者接触、吃午饭,为何他们不用隔离?

确诊的低音单簧管乐师艾尔高(附图),其实他的感染是否跟乐团工作有关也不确定,但却牵连全体乐师。由於涟漪效应,乐师家属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例如家人被劝告不要上班、上学等,据说受影响人数多达八百人。尤其无辜的,是那几位特约乐师,为了两场演出,被无偿隔离两周。其中一位入营时哭着说,家中幼儿被学校拒绝上学,感到无奈和难过。

事情弄到如斯境地,传媒的铺天盖地报道是主要原因之一。电视、电台、报纸等,图文并茂述说事件,让一般印象觉得,港乐成为危机四伏的疫团。这是对全体乐师非常不公平的。乐团管理层尤其是行政人员应该对传媒、公众有个交代,将事情解说清楚,而非任由传媒或社交媒体作报道,造成不必要的恐慌,继而无限扩大负面影响。

到隔离第四天的这一刻,港乐还未有一位负责人面对镜头为乐师们讲一句话,以释除传媒或公众的疑惑。只有事后发放的一两篇新闻公布,纳税人每年九千四百万元的资助可真是字字千金。

Published inBlog 博客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