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ianjin

TJ 天津武备学堂

Tianjin Military Academy, fm dabo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中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市中心独门独院临街法式别墅/个人永久产权

Uncle Harry’s son is selling the house in Tianjin: 天津北方网讯: 市中心独门独院临街法式别墅/个人永久产权。小洋楼产权证很特别,深绿色塑料皮,里面写着所有权人为其父刘占曾,共有人一栏,写着两个名字“刘喜曾、刘重光”。 5月16日,天津一家知名房地产网站上出现了这样一条别致的二手房信息。在楼盘名称一栏,写着“和平区市中心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多幅照片显示,这是一栋精巧别致的老房子,院内有树,室内有廊,窗明几净。昨日,记者走进这栋神秘的小洋楼,作为天津诸多小洋楼中的一座,它没有被挂上“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子,也没有住过身份显赫的名人,但主人从祖辈迁居到如今自己又要远行的经历,讲述了一个不断奔走的家庭的故事,也印证了天津接纳外乡经商客的一段记忆。 卖房原因:举家迁往美国 这样一栋承载着家族记忆的老宅子,为什么要卖掉呢?刘重光说,他是父母的独子,在国外定居多年,家中老人不便照顾。现在,老人年事已高,他想把老人接到美国去。“老宅子留下,没人打理,也是个心事,还不如卖给有缘人,也给它找一个好归宿。” 产权证:永久使用权? 小洋楼产权证很特别,深绿色塑料皮,里面写着所有权人为其父刘占曾,共有人一栏,写着两个名字“刘喜曾、刘重光”。刘重光说,刘喜曾是他姑姑,现在北京居住,也愿意让他代为卖房。在产权上没有争议,可以过户。关于永久使用权一说,刘重光说:“这是早年发下来的产权证,没有使用权期限。”   价格:950万一次性付款 自从卖房以来,不少人登门看房,但至今没有意向。在网上,刘重光开价950万元人民币,同时标注“可议”。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不少人上来就使劲砍价。刘重光希望买主能一次性付款,因为他没有更多的时间来打理这件事。刘重光说如果真有心买房子,可以给他打电话。 80年前值10根金条 今年已经53岁的刘重光,1985年毕业于天津外国语学院,自费赴美留学,此后留在美国就业。目前,他在加州开有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音响视听设备器材公司。尽管如此,他与天津还是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缘。 营口道50号,一栋法式小洋楼,距离劝业场步行十几分钟的路程。80年前,刘重光的祖父刘子遵在大沽路与承德道交口与人合开了一家启新洋灰公司,为了离公司近一些,花10根金条买下了这栋法国人新建的小洋楼。自此,刘家从上海举家迁至天津。刘重光说,他是地道的天津人。 刘重光出生在这栋小洋楼里,在这里度过了他最美好的童年和少年时光。“在那场浩劫中,我家被扫地出门了,小洋楼分给了十几户人家住。当时,连楼道里搭的都是房子。后来,落实政策,政府挨家动员,一间间地落实,直到1987年,才全部发还给我们。”而这时,刘重光已然前往美国了,偌大的小洋楼里只剩他的父母。 “每年春节我都会回来陪老人过年。”虽然刘重光在国外生活久了,已然形成了美国思维,但注重亲情过传统节日这一点,他仍然沿袭了中国人的传统方式。 “我家是书香门第,曾经是大家。”刘重光拿出一本介绍上海几大名家的书说:“这里面的刘家就是我家。”刘重光很自豪,“我曾祖父刘晦之是中国实业银行总经理,是清代名将刘秉璋的儿子。我家在上海有一栋大宅子,现在还挂着‘刘晦之旧居’的牌子。” 到刘重光祖父这一代,他家在青岛、上海、济南、天津都开有企业,“每到一处,都会买下自己的房子,一边经商,一边住,跟现在的温州人一样。”刘重光说。这栋小洋楼就是他家在天津的落脚地。虽然比不上上海的宅子大,却也曾云集过天津的若干名家。 “小时候,家里来客人是我最开心的日子。”宽大的客厅,高朋满座。壁炉里的劈柴噼里啪啦响着,烘得整个大厅暖洋洋的。隔壁,佣人们静悄悄地忙着摆放碗筷,端上一道道菜。待准备停当,中间的磨砂玻璃拉门轻轻拉开,餐厅与客厅连通起来,一整桌热气腾腾的饭菜像变魔术一样呈现在眼前,主人就会招呼客人们就餐。 历久弥新格局不变 昨天下午4时,一场小雨过后,小洋楼院里的树显得格外葱翠,空气中弥漫着花草的气息。打开不起眼的铁门,在刘重光的带领和介绍下,记者参观了这栋神秘的小洋楼,领略了它当年的神韵。 小洋楼是刀把形状的整体结构。从营口道方向的正面看,小洋楼有两层,面积330余平方米,还有前后两个小院。 走进小洋楼,首先看到的是高达5米的房厅,顶上的欧式吊灯是后来装上去的。一楼有两间房,都是30平方米左右,现在一间用来做老人的卧室,另一间用来放杂物。“早年间,这里一间是客厅,一间是餐厅,主人都住在二楼。”两间屋子用一扇磨砂玻璃拉门隔开。刘重光所说的旧时待客场景就发生在这里。 顺着装有巴洛克风格廊柱的木制楼梯拾级而上,会发现在一楼半的位置有一个小门。打开进去,发现里面别有洞天:两间单独的小屋子,中间有一个小厅探出一个向下的楼梯,直接通往前后院。当年,刘家的两名保姆就分别住在这两间卧室,为不影响主人休息,他们会沿着自己的专用楼梯上下楼备饭打扫。 楼上有同样规模大小的两间卧室。其中南向的卧室伸出一个10多平方米的阳光房,另配有阳台,当年刘重光的祖父母住在这里。北向的卧室连着一间书房外加一间厨房,当年,刘重光与父母就住在这里。在楼道的一侧是宽大的卫生间。 置身小洋楼,随处感受到老宅子的味道。门窗的拉手都带着雕花,深红色的木地板厚实大气。灯光下,木楼梯泛着光泽,每一处雕刻都显得那么细致独特。 当年地震房子纹丝未动 1976年唐山大地震,天津也有强烈的震感,不少楼房倒塌,但这栋小洋楼纹丝没动。刘重光的母亲在这里住了数十年,见证了院里的几棵白蜡从树苗到参天的过程。小洋楼的结实最令她引以为荣。 “这房子,冬暖夏凉。”提起老宅,老人如数家珍。“夏天的早晨,把窗户都打开通风,待太阳升起之前,把窗户再关上,一整天,屋子里不用开空调。冬天的时候,满屋子阳光,花花草草都生长得挺好。”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停车位。刘重光挺实在,“前院面积小,要是后院能停车就好了。” 来源:每日新报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Kith and Kin, 中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Elaine Chao on foreign experts in China

DQ lent me the book, 美国奋斗 赵小兰 Struggle in U.S. by her client Hu Sisheng 胡思升 (2006). George Bush should at least be remembered for promoting the first Chinese American – a girl no less – to a cabinet pos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View from Bottom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My paternal grandparents

Zhang Jingzong 张景宗, 字 续堂 (1902 Jinan – 1935 Jinan) Qingpei Kong 孔庆佩, 字 玉贞(1901 Hefei – 1977 Taipei) Circa 1930, Grandma and Grandpa 义良朋乾坤后福寿门 善耕耘习文武荣国鳌 玉如石怀景常在 (Dabo Changfa said it’s 玉汝士懷景常在) 家传孝友万世存 Those two sets of couplets were m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Kith and Kin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Tianjin 天津

Tianjin is the backyard of the capital, few notches below in many ways, even their dialect sounds 土气 – 土里土气的, uncultured.  But my last visit there was actually very pleasant, the tranquility was what missing in Beijing. Jiujiu said because the cos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小舟

A Little Sampan Kleine Sampan By Chow Chung-cheng 周仲铮 1963 Chinese edition 1985 By 中国文联出版社 Chow’s autobiography. It stirred up a big sensation in Europe when it first published, in German.

Posted in Bibliophile, Genealogy Research, Kith and Kin, 中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天津海河中学百年庆

本报讯(记者孙刚)今年正值德华中学(今海河中学)建校100周年,海河中学昨日在天津青少年儿童活动中心举行专场文艺演出,拉开了海河中学“纪念德华中学建校100周年”系列庆典活动的序幕。海河中学的师生、历届校友和外国友人等上千人观看了演出。 这场纪念演出以“德荫瀚海、华泽长河”为主题。海河中学的校友和师生们与专业演员一起,以交响音乐史诗的形式,展现了海河中学一个世纪以来的兴学历程和办学成就。演出分为“百年辉煌”“精英摇篮”“海河精神”“共创未来”四个乐章。远道而来的德国客人也表演了节目。演出期间,海河中学校长与德国友人还一起为“德华中学建校100周年”纪念铜钟揭幕。   1907年,在“西学东渐”的背景下,德国政府出资派员成立德华中学,引进了当时世界上较为先进的治学理念和大批仪器设备。1919年,民国政府接管后改名为大营门中学。1924年这里成为直隶全省第一所女子专门学校,开始了长达44年的女子专门教育。1949年,天津解放后,更名为天津市立第一女子中学。1968年,学校开始男女生兼收,并以天津母亲河命名为海河中学,成为改革开放后首批市级重点中学。新世纪伊始,又被确定为市级高中示范校。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中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The grass tang 草香

I took a walk to the badminton delivering the tickets – couldn’t resist playing a bit.  Doctor said I can play today.  The strong grass smell bought back the biter sweet memory I had in the country in Tianjin duri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View from Bott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Chow Chung-cheng 周仲铮

Zhou Zhongzheng 周莲荃 (1904 Tianjin – 1996 Bonn) – Ph.D., 1933, Institut d’Etudes Politiques de Paris-Sciences Po 巴黎政治学院 – Artist and author C.C. Chow was born Lianquan 莲全 in 1904, picked Chung-cheng (Zhongzheng) 仲铮 herself in school.  For reason unbeknow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Genealogy Research, Kith and Kin, View from Bott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Zhou Weizeng 周慰曾

Zhou Junliang 周骏良 (Tianjin 1920 – ) He’s born Zhou Junliang (谱名) 骏良. Weizeng’s his assumed name taken at 20. The oldest son of Minghe 明和 (介然; 1900-?). [Minghe’s Xuehui 学辉 (实之; 1882-1971)’s second son]. His wife Sun Lianfang 孙琏方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Kith and Kin, View from Bottom | Tagged , | 3 Comments

天津文史

Tianjin Literature and History Volume 31 April 2004 天津市文史研究馆馆员著述系列之二 周慰曾 Zhou Weizeng 专辑 A collection of his works over the years. Included Weizeng’s bio Uncle Weizeng loves Chinese/Peking Opera, and wrote a few! This issue had 1,000 copies only, an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ibliophile,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中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近代天津十大实业家

近代天津 ~ 名人丛书 责任编辑: 赵和平 近代天津十大实业家 天津人民出版社, 1999 Tianjin Renmin Chubanshe . 目录 table of contents Zhou Xuexi 周学熙 – – – by Zhou Weizeng 周慰曾 Song Zejiu 宋则久 Fan Xudong 范旭东 Liu Xisan 刘锡三 Song Bingru 孙冰如 Zhu Jisheng 朱继圣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ibliophile,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Kith and Kin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