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叔花了1500万跟巴菲特吃一顿饭 后来亏了78亿

中国网 2019-01-31 … Gosh 吃顿饭就变门徒啦? 幼稚啊  I knew

2018年,对于刚刚进入不惑之年的北京大叔朱晔来说注定毕生难忘。

似乎是要为进入“不惑”之前的冲动买单,当他本人到了遇事能明辨不疑的年纪时,公司却一蹶不振。

2019年1月30日晚间,朱晔一手创立的天神娱乐发布业绩修正公告,巨亏78亿元,让这家公司成了A股截至目前“最能亏钱”的公司。

“巴菲特的门徒”声名大噪

朱晔这个名字对于很多人来说很是陌生,但是《余罪》、《将夜》等电视剧以及《超级舰队》、《坦克风云》等游戏对很多人来说就熟悉多了。

朱晔于2010年创办的天神互动(后更名为“天神娱乐”)正是这些影视剧和游戏的出品方。

而业界对于朱晔这个名字更为熟悉是他的另一个身份——“巴菲特的门徒”。

在北京胡同里长大的朱晔一直顺风顺水。到目前为止,他人生中最光耀的时刻在是38岁那年。

2015年6月,朱晔因为斥资1500万元拍得了巴菲特的慈善午餐,而在国内声名大噪。不仅被各路媒体追逐,还上了各种创业真人秀,成了别人的导师。

对于这次午餐,朱晔不论在谁面前都说是为了见偶像一面,为此花多少钱都值。朱晔甚至表示,如果乔布斯还活着,他也愿意不计代价的与其见面。语气里像极了现在的年轻人谈到自己“爱豆”时的无限关爱。

甚至连巴菲特吃牛排就着可乐,而不是他带去的高档红酒,都成了他口中的老人“朴素”的优点。

朱晔的这两位偶像,可谓是细致描绘了朱晔的从商经历。1999年就从北京工大计算机专业毕业的他没有与乔布斯同样走上程序员的路,而是去了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一家事业单位。

这个单位的风格明显与他格格不入。这位喜欢留长发的北京大叔,应该也曾经喜欢过崔健、黑豹,即使穿上西服也难掩标榜自由的心。于是只在这里呆了两年就下海创业。

到2009年,他终于把专业发展成了事业,进军国内游戏领域。而从这一刻开始,朱晔的经历就更像他的另一位偶像——巴菲特。

他在公司成立的3年后,就靠着资本运作,让后来的天神娱乐借壳上市,之后的并购之路就没有停歇。

与巴菲特午餐后,朱晔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大发感慨:“大道至简,贵在坚持。”

朱晔确实也坚持了,坚持不断的买买买。

“投资猎手”的外延式并购法

资本的运作确实不是朱晔向巴菲特讨教的核心。在与巴菲特共进午餐整整一年之前,朱晔就靠着自己的力量将天神娱乐借壳科冕木业上市,估值达24.5亿,是2012年光线投资时10亿估值的近2.5倍。

在与巴菲特午餐后,他更是深谙买买买的好处。只不过像他的外号“投资猎手”一样,他更享受短线冲杀的快感。

朱晔最得意的一次短线阻击出现在与巴菲特午餐后的第四个月。朱晔花了13.23亿元买了儒意影业的部分股权,过了九个月后卖出。天神娱乐净赚2.94亿。

当然,如果此时朱晔记住了巴菲特“贵在坚持”的品质,一直短线搏杀,也就不会有两年后的惊天大雷。

但是,朱晔显然不愿意就困守游戏领域,而是有更大的野心。他在公司上市后就迫不及待展开一系列资本运作,用外延式并购的手法不断拓展业务链。

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朱晔完成了12起并购,涉及网游、手游、影视等产业。网罗了雷尚科技、妙趣横生、幻想悦游、乐玩、一花科技等一批游戏细分市场龙头,合润传媒、AVAZU、为爱普等在互联网广告及品牌营销行业行业翘楚也加盟天神战队。

在这期间,朱晔发挥了其独到的眼光,将《琅琊榜》、《遮天》《将夜》《武动乾坤》等大IP的游戏改编权拿到手,更是独具慧眼的发掘了《余罪》这一IP。

随后被拍成网络剧的《余罪》点击量达到了惊人的40亿次,约合每个中国人都看过3次。

但是这些并购都为天神娱乐之后的暴雷买下了伏笔。

天神娱乐的大溃败

在不停买买买的过程中,朱晔逐渐构筑了一个影视、游戏、应用分发、互联网广告等板块间相互协作的泛娱乐版图。

当时作为天神娱乐董事长的朱晔担任或投资多家公司,和天神娱乐有利益关系的公司更是数不胜数。

如果把这些与其相关的企业画在一张图上,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从一个圆点引爆的百条烟花。

烟花易冷,只有一瞬间的美丽,美丽过后,就是无尽的黑暗。朱晔就是那个圆点,天神娱乐则要面对即将到来的无尽黑暗。

已经42岁的朱晔,似乎把自己的好运气用到了头。2018年5月,朱晔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因为朱晔身兼多个公司的法人或股东,至今也没有明确其被调查到底是因为何事。有坊间传言称,上述为公司赚了2.94亿的儒意影业运作出了问题。

消息一出,公司股价立刻跌停。朱晔股权反复抵押一事也被曝出。

就在2018年中秋节前的那个周五,朱晔发布了一封极为煽情的内部信,辞去一切天神娱乐董事会和高管职务。

虽然在这份信中,他还不忘祝天神娱乐的小伙伴们阖家欢乐、生活幸福美满。但是,这份祝福对于留守天神娱乐的人来说更像一句挖苦。

就在朱晔宣布去职的一周后,天神娱乐发布了1.35亿元贷款逾期的公告。这也揭开了公司流动性危机的潘多拉魔盒。

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经营活动产生了现金流量净额为-2.33亿元,同比下滑143.50%。

天神娱乐市值更是从2015年年底时300亿元的巅峰,跌至2018年底的40余亿元。

天神的商誉:买买买结出的恶之花

事实上,市场层面的问题也许不能完全怪朱晔。但让天神娱乐成为A股惊天大雷的始作俑者,确实是朱晔无疑。

因为影响到该公司业绩的最重要因素就是——商誉。而这个颇为陌生的名词就是朱晔买买买的副产品。

据不完全的估算,朱晔在过去的4年中,买买买花掉了超110亿元。但是频繁的并购却没有子公司达到承诺的预期收益,使天神娱乐的商誉变成了一朵“恶之花”,吞食着公司的业绩。

商誉类似经济学里的“租金”概念。比如一家游戏公司的净资产为1亿,每年产生1亿的净利润,如果收购价可能是10亿,差额的9亿就是商誉。大量的投资并购行为,必然为公司带来天量商誉加持。如果这一收益预期不达标,那么就可能计提商誉减值。

截至今年2018年三季度末,天神娱乐商誉达65.35亿,占报告期内公司总资产的47.8%。而在天神娱乐现金流已经出现问题的2018年,商誉减值也是可以预料的。

似乎是想与往事说再见,彻底告别朱晔的阴影,天神娱乐选择在2018财年计提全部商誉减值。

这也就让其年报从预计净利0到5.1亿元直接变成了巨额亏损73亿元到78亿元。

此举成就了其了A股“亏损王”的名号,也引来了深交所的询问函,问其是不是有意“卖惨”,是不是想把之前的烂账“洗白白”。毕竟这样做带来是公司直接跌至谷底。而谷底也可能是未来业绩向好的起点。

这些问题还没有答案,但又似乎有了答案。在三年前的那次午餐中,朱晔问巴菲特:“我做实业还行,炒股不行。”巴菲特回答他:“我也不会炒股。”

(责任编辑:王擎宇)

北京大叔花了1500万跟巴菲特吃一顿饭 后来亏了78亿
天神娱乐投资创业乔布斯市场营销收藏 举报

673 条评论

About The Kibbitzer

bio info .... mmmm ... still working on it ... will add soon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Finance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