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V in China: Li Hu 李虎

This posting is about AIDs in China, and the front runner or organizer Li Hu 李虎, in trying to save one of HIV positive, who was refused by many hospitals, withheld the fact to gain admission to a hospital.The patient got the treatment. But by doing so, he put medical staff at great risk. It’s the policy of the nation, not those medical staff.

image艾滋“斗士”李虎抗争8年离世 曾陷入骂名漩涡

李虎手持为HIV感染者争取“健康生存权”的字条。网络截图

李虎(曾用名)
籍贯:黑龙江
去世原因:病逝
去世地点:北京
终年:40岁

生前曾任:天津海河之星感染者支持组织主任、中国全球基金A滋病项目国家协调机制感染者代表、中国A滋病感染者联盟(CAP+)顾问及华北区域网络协调人。

李虎天津A滋病社区活动的领军人物。2012年7月,A滋病感染者小峰因肺癌需要手术,就诊时辗转多家医院均被拒诊,在李虎的帮助下,小峰隐瞒病历逃避术前血检,最终成功手术。

尽管病人术后第一时间将病情告知医院,但李虎和小峰仍被推上舆论制高点,“没良心、自私”的评价不断。

11月21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LI KE QIANG致电卫生部,作出批示“采取切实措施,保障A滋病病人接受医疗救治的权利,不得歧视。”

声音

A滋病人需要的,只是平等的健康生存权。——李虎

事情发生了,谁都不忍心,悲痛,难过都是应该的,毕竟他为A滋病病毒感染者做了太多的事情,挽救了那么多生命。虎哥走了,我们少了一位勇于冲锋陷阵的斗士,接下来的路只能靠我们自己去争取,去抗争,为了生存,也为活得有尊严,加油!!我的家人们。——@傲世摩羯

这么一位勇敢且富有正义的人走了是我们感染者的损失,我们会记住他为我们做的努力,并且好好活下去!生者坚强才是对逝者最好的祭奠!虎哥,一路走好。——@Mr-H宝

平头短发、皮肤黑亮、一米八的身高,大嗓门里透着浓浓的东北口音,他属虎,脾气火爆,说话直言不讳,自己感觉都像只老虎。

他是个好斗的人,与自己的疾病斗、代人出头,即便是用欺瞒的方式招来更多的指责,他也没有打退堂鼓。他是李虎,A滋病病毒携带者,A滋病社区活动家。

其实李虎只是个化名。因为歧视的存在,为了不给他的家人带来影响,他只能在世间留下这个名字。

8年抗争

生命的时钟定格,李虎闭着双眼,那双经常伸进袖子里抓痒的手也舒展开来,回归到身体两侧。

在长时间的昏迷后,李虎的8年抗争结束了。

被红皮病折磨了几个月,他的皮肤变成暗红色,离世前的李虎,每天都在和皮肤做斗争,这种病,让他全身奇痒无比。

两个月前,李虎的行动就已经很困难了,那时,公益律师刘巍到医院探视,“他手上戴着防感染的一次性手套,一边问我近况,一边伸进袖子里,反复挠胳膊,还要下地给我洗水果。”
病床下的箱子里,还放着同性恋人从老家带来的野菜,那是李虎的最爱,蘸点大酱,一顿能吃一整盘。

“今年过年咱回东北,必须得拿这野菜给全家人包顿饺子,大馅儿饺子。”对恋人“滨海老四”说这话时,他舔完嘴唇,咧开大嘴嘿嘿地笑。

在李虎的生命里,死刑早就提前宣判了。

在黑龙江长大,早年在北京打拼,后到天津做房产经纪人,2006年6月10日,拥有四家门店的李虎被确诊携带A滋病病毒。

觉得一切失去了意义,黑着灯蜷缩在角落里,烟头漫出了烟灰缸,偷偷在网上查自己还能活多久,李虎经历过这样的恐惧。

在北京地坛医院,李虎与“A滋病患者的知心大姐”王克荣护士长结识,“王大姐为我解答了很多疑问,那些话就像定心丸,A滋病只是一种病毒,不是一颗子弹。”

了解A滋病的常识后,他重新审视疾病和生命,开始结识病友、治疗领域的专家,慢慢地,也走进了NGO领域,与志愿者为伴。

“既然还活着,我就不认输”。后来的日子里,这句话成了李虎劝导病友常用的开场白。

保护陌生人

李虎不只是劝导病友,还为同伴出头。

2012年11月12日下午6点,天津一家三甲医院里,A滋病感染者小峰刚刚做完肺癌手术,被推往ICU病房,麻药未过的他并不知道,一场生命权与知情权的战役已拉开序幕。

得知手术成功的消息,李虎松了口气,他打开电脑,发布了一条126个字的微博。

A滋病感染者小峰在天津就医时遭拒诊。“我和虎哥商量出隐瞒病历手术、术后再向医院说实话的办法。”之前的采访中,小峰说。

其实两人此前并不相识,身患两个绝症的小峰,找到已是天津海河之星感染者关爱小组负责人的李虎。

此时的李虎已关掉所有店铺,和恋人倾尽所有,只为给天津的病友们提供帮助。

能帮的不多,说到“隐瞒病历手术”这个不得已而为之的战术,李虎曾说,他太明白走投无路和被人歧视的艰辛。

“有一次,我们一起到市政-府-信-访-办提交材料,一听说有A滋病,当时屋里的几十个访民一下全跑了,接待人员犹豫半天,也不肯伸手接装材料的牛皮纸袋”,李虎的恋人“滨海老四”回忆。

此后,李虎和小峰的名字出现在全国各大媒体的头条,迅速地被推向舆论的制高点。

那些日子,小峰成了全国媒体寻找的对象,但所有与小峰的见面请求,均被李虎拒绝。

“以后他还要工作、生活,我们必须保护他。”事后,李虎对牺牲自己、保护陌生人的解释只有一个,“我们同病相怜、同命相连。”

陷入骂名漩涡

此事经媒体的连续报道后,2012年11月21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LI KE QIANG致电卫生部,作出批示,“采取切实措施,既要保障A滋病病人接受医疗救治的权利,不得歧视,又要保障接触救治A滋病病人的医务人员自身安全”。

11月26日下午,李虎和12名民间防艾组织的负责人及A滋病病毒携带者患者,在卫生部与LI KE QIANG面对面座谈,讲述防艾工作的困难及建议。

那次座谈之后,很多志愿者都哭了,包括小峰,是高兴的眼泪。

李虎认为,这如果是场战役,那他和他的团队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公权力的歧视更要严格惩罚。”他对媒体一遍遍复述着LI KE QIANG的话,他说,有了这次支持,A滋病感染者就医将渡过一道难关。

带给李虎的不全是胜利,欺瞒医院的行为让他成为众矢之的,“道德低下”、“自私鬼”、“要死拉垫背的”微博上斥责声一片,李虎也接到了陌生电话,对方张口就骂。

“滨海老四”回忆,那段时间,李虎成宿不睡觉,扑在电脑前与网友吵架、起草维权声明。被攻击时,电脑前李虎气呼呼的样子,他永远都记得。

微博成了李虎的武器,通过微博,他将更多病友被拒诊、被歧视的消息公之于众,并@专家,希望为病友治病搭建一条快速通道。

对战,不隐瞒事实,不回避骂声。在李虎看来,除了用“找骂”这种战斗的方式呼吁社会关注A滋病人手术难的现实,实在找不到更好的方法了。“我不在乎胜负,只要有关注,就会有改变。”

“其实是这样的。”在回答提问时,李虎惯用揭秘式的开场白,语速不快,伴有短暂的沉默。
现实也是这样的,欺瞒就医事件之后,A滋病病毒携带者被拒诊的情况仍时有发生,效果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乐观,李虎的病情也越来越糟糕。

两种声音

在北京佑安医院感染一科,习惯了战争的李虎,常常变得很平静。

偶尔有发脾气的时候,那是他吵着要喝羊汤、吃大酱蘸野菜。他的身体情况急剧恶化,医生嘱咐多吃清淡的食物。

弥留之际,他还关心小峰的情况,嘱咐前来探望的公益律师刘巍,“要把小峰起诉医院的案子跟进下去”。

李虎离开之后,他的家人捐出了5000元钱,专门用于病友的救治。

死亡,并没能平息对李虎生前的争议,批评责骂声,在一位逝者面前显得更加刺耳。

但有很多人为他送别,医生、病友、志愿者、生前好友,从广州、成都等地专程赶来的NGO工作者,说起李虎的过往,很多与他从未谋面的人都流泪了。

很少有人知道李虎的真名。“只是个名字而已。”他曾对身边人说。

对于他的离去,联合国A滋病规划署特意在官微撰文:“愿天堂里没有歧视与不公!”

来源:新京报

About The Kibbitzer

bio info .... mmmm ... still working on it ... will add soon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itter medicine, Celestial Empire, 中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