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 Dieling 刘耋龄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办公楼的贵宾接待室里,有一尊一人高的、乾隆年间的景泰蓝鼎式大香炉——上面金龙盘绕,瑞云浮动,远远一望,流金溢彩……几乎所有的来宾都会情不自禁地走过来伸手摸一摸,探头看看,绕着走几圈,有兴趣的人还会数数上面有多少条龙,找找铭款,然后问接待方,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这是晚清四川总督刘秉璋的曾孙刘耋龄教授的收藏,他在二工大任教三十余年,在该校五十周年校庆的时候,作为一份礼物,捐献给了学校。
熟悉刘耋龄的人都知道,他是上海滩数得着的名门之后,上海文史馆馆员。祖父刘晦之是刘秉璋的第四个儿子,不仅是民国期间著名的银行家(中国实业银行总经理),还是那个时代的大收藏家。他一个人收藏的甲骨龟片,竟近全国总数的三分之一;他收藏的青铜器,被“中国通”福开森誉为民国之冠。现在新闸路上的小校经阁花园旧址,就是刘晦之的老房子,也是民国时期中国收藏界的一个重镇。
刘耋龄从小就生活在祖父的小校经阁里,俯仰皆是古代艺术品。受传统儒学和祖父的影响,性格沉静的他,少年时代就迷上了收藏。他喜欢看小人书,玩各类香烟盒子、烟标、画片、蟋蟀盆罐、各类棋子等等,在大人的指导下,玩过之后就保存起来,逐渐形成系列。他数十年沉湎其中,其乐无穷。大学毕业后,他从事教育工作,从上世纪60年代初直至退休,都在二工大教理科,但受家族传统和儒学氛围的影响,骨子里挥之不去的还是传统文化。近半个世纪以来,家族盛衰,世事无常,祖上的藏品也聚散无常,他想尽办法保存了一部分,但他更用心的还是开拓自己的收藏天地。
上世纪80年代初,收藏的大环境逐渐宽松起来,上海乃至全国各地,民间的各类古玩市场纷纷涌现,各种前所未见的藏品不断面世,令刘耋龄眼界大开。终于,他熬不住诱惑,又一头钻进了古董堆,退休后投入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他全国各地到处跑,朋友越来越多,眼光越磨越犀利,藏品也越来越精。功夫不负苦心人,现在他已成为刘氏家族的第四代收藏家。他的藏品门类与其祖父不同,全是冷门,走的是一条非常艰苦、独辟蹊径的路子。
收藏历代石雕佛像,一般人都不敢想象,又大又重,家中简直无法安置,连挪动都成问题,而刘耋龄的收藏已经成了系统,历朝历代,共有一百多尊,就连老一辈的佛像研究专家都暗暗吃惊。问及他的佛像“细胞”,原来除了他祖父的影响之外,还有来自外祖父一家的浸染。
刘耋龄的外祖父周紫珊是晚清扬州著名大盐商周扶九的长房长孙,外祖母梅懿辉、舅公梅光羲等,都是上海滩极负名望的慈善家、佛学家,与圆瑛法师、明旸法师、虚云法师等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与赵朴初先生也是忘年交。刘耋龄的母亲周式如也是佛教徒,家中常年供着石雕佛像。他的亲戚黄念祖是当代著名的佛学家。他们这个家族过去几代人都向玉佛寺、龙华寺、静安寺捐过大笔钱财,已成传统。刘耋龄从小跟着母亲出入这些寺庙,至今仍与之保持联系。生活在这样一个既有收藏传统又有佛学传统的大家族里,就为他收藏历代佛像奠定了先天的基础。
除了佛像,他还刻意寻觅古代象棋、围棋和历代鸟食缸、砚滴、水注等等,这些虽不太引人注意,但都是非常稀罕的小玩意。中国古代象棋棋具的收藏,一直是个大冷门。象棋作为我国四大传统艺术之一,历史久远,源远流长,千变万化,但是从事古代棋具收藏的人极少。刘耋龄从小喜欢下象棋,他祖父刘晦之的客厅里有一副清代的象牙象棋,他和兄弟们经常对弈,深感其乐无穷。一个偶然的机会,刘耋龄发现棋具的收藏是一门大学问,涉及到象棋的起源和发展,而且是一门亟待开发和研究的收藏领域。
现在刘耋龄已经觅到了宋代、元代、明代、清代的各式棋具30余套,明清时期的棋盘也有十余件,甚至有些还有年款,如万历、乾隆等,弥足珍贵。此外尚有历代各式围棋棋具十余副(明清年间的为主,唐代的有一副),各种围棋盒及围棋棋盘也有十余套。人家收藏古代象棋,能得到一副元代的象棋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而他刘耋龄,手里竟是一套完整的宋代象棋,深藏密锁,低调得很。有的专家看过后,根本不相信这是他本人的收藏成绩,断定是他祖父留下来的。
他经常在各地古玩市场走动,与大小古玩商交朋友,贫富不论,不乱砍价,一旦听到感兴趣的信息,立即前去看个究竟。有一年,他听朋友说景德镇湖田窑遗址出土了宋代的棋子,很兴奋。结果在景德镇湖田窑遗址博物馆中,果然看到了一副宋代的棋子,但那是从遗址里挖出来的零星棋子,大小尺寸不一、拼凑起来的。他暗自庆幸,因为他手里的这一副,是一套完整的宋代湖田窑象棋!说起这套宋代象棋,刘耋龄很感慨上苍的恩赐,他居然是从一个冷僻的地摊上“捡”来的。摊主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摊在地上一元钱一枚,过路人也无人过问,假如那时有人买去一枚,那这一套也就不全了。刘耋龄仅花三十多元钱,就一揽子全揣走了。谈起此事他常感慨地说,眼光就是机遇啊,眼光多么要紧!
刘耋龄收藏的历代鸟食缸也令人称绝,明清时代的共有800多只(290套),而且粉彩、青花、一色釉的都有,造型多种多样,均为可遇而不可求之物。
这期间,他对明清家具也产生了兴趣,尤其是大型的景泰蓝器具(即珐琅器),一发而不可收,家里很快就出现了一组组气宇轩昂、金碧辉煌的大家伙——有围屏、挂屏、插屏、薰炉、花瓶、中堂、烛台、吉祥物等,俯仰之间,一时比比皆是。最引人注目的是一组黄花梨边框的景泰蓝大屏风,乾隆年间旧物,每扇高190厘米,宽43厘米,居然有十二扇,上面缀满了蝙蝠、荷花、翠鸟、祥云等吉祥物,长长一排,犹如皇家仪仗。另一套围屏是八扇的,每扇高192厘米,宽44厘米,图案全是四季花卉,色彩富丽堂皇,至今鲜艳夺目,边框是紫檀木的,也是乾隆年间旧物。有专家评论说,像这样的藏品连上海博物馆也没有。
景泰蓝也叫铜胎掐丝珐琅,是一种在金属表面用玻光釉料进行装饰的高级工艺品。制作者先得在铜胎上焊上细细的铜丝,盘出各种各样的花纹,然后在铜丝花纹之间填入各色釉料,再经烧制、磨光而成,工艺非常考究。因为有大量的铜丝游离其中,再加上以湖蓝为基本色调,配以少量的红、黄、绿等色彩,就使得这种器具先天就富有一种凝重、豪华的皇家气派,显得非常雍容华贵。这种工艺品盛行于明代景泰年间,而且通常以蓝釉为底色,故俗称“景泰蓝”。到了清代乾隆年间,景泰蓝的制作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不仅是案头小件和坛坛罐罐,宫廷王府和富商巨贾的厅堂里,动辄可以看到一两米高的大器。
刘耋龄收藏的多为这样的大器,他捐献给学校的那尊鼎式香炉就高达1.63米(清乾隆年款),上下共由五个独立的部分组合而成。他手里的另一尊高度为2.1米,也是由五个零件组成。那尊康熙年间的六角亭式的香炉高达158厘米,最小的一尊也高达99厘米,但是横向最宽尺寸为65厘米(也是康熙年制)。他收藏的一对乾隆年间的珐琅花瓶也个头不低,高度达53厘米。还有人物和动物造型的“高官厚禄”、天鸡尊、凤耳尊、石榴尊等,这些器具均色泽浓艳,造型精美,其中一个香炉的底座上还盘卧着一条正在戏珠的金龙(有乾隆年款),一看便知是宫廷旧物。
刘耋龄长年埋头于这些古董中,乐在其中,故取斋名“和乐堂”,就是祥和与快乐的意思。
跟许多民国年间的收藏大家一样,刘耋龄玩收藏从幼年就开始了,家族文化为他的收藏生涯烙上了不可磨灭的印痕。如果向他取经,问有什么经验,他会坦言几句名言:“要想做事成功,必要做人成功”;“帮助别人,实际正在帮助自己”;“不要看不起小摊小贩,他们当中藏龙卧虎啊”……这些话貌似玄乎,其实是他真正的经验之谈,那些常常怀揣着“秘宝”登楼请他“掌眼”的业内人物,其实都是他当年帮助过的人,这些人一旦听到新的信息,就先通报给他,遇有稀罕之物,也会首先让他选择。这一行之有效的“秘招”,不知是不是当年小校经阁的传统。

About The Kibbitzer

bio info .... mmmm ... still working on it ... will add soon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Kith and Kin.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