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ou Fu’s grave 周馥墓

Dongzhi 东至 is the former Jiande 建德.

周馥墓 – 在东至县城东南的石城乡大桥村云雾坑山坡上。山下原有神道,今废,两侧存水泥塑翁仲5个;穿过神道有青石砌台阶,拾级而上,坟前有拜台,基框以青石水泥砌成,冢高1.1米,面积59平方米,家前后各嵌石碑一块,碑文均楷体阴刻,前直书“清授光禄大夫陆军部尚书两广总督显考乡贤公基 男周学渊、学熙、学辉”;后横书“周氏祖墓”,直书5行:“中华民国十一年王戌春月乙山辛向兼卯酉 清授光禄大夫建成将军陆军部尚书两广总督显考溢乡贤公讳馥字玉山府君之墓 大土名云雾坑小土名灰炭冲皮字坞 男周学渊、学熙、学辉敬立”。
注: 周馥(1837-1921),字玉山,谥号悫慎公,建德(今东至)人。生前佐李鸿章致力河务,历官布政使、北洋通商大臣、陆军部尚书、两江总督、两广总督等职。著有《易理汇参臆言》、《负暄闲语》、《玉山诗集》、《周悫慎公全集》。

拜谒周馥墓, 汪冯清, 2009-4-26

几个文友相约到东至县石城采风,去拜谒周馥墓,尽管春雨绵绵,但我还是欣然同往。石城位于东至县南部,距县城23公里,沿着206国道,不一会儿就到了。我们一行朝距石城街所在地约两公里的周馥墓地—–云雾坑山走去,在山脚下,映入眼帘的是一块一米多高的大石碑,从碑文上看,我们已经进入墓地了,再朝上走,就是一堆在文革期间捣毁的牌坊残骸,但值得庆幸的是牌坊两边四尊文武大臣的石像还完好无损,大臣们手捧奏折,毕恭毕敬地站立两旁,目送着上山朝拜的行人。

周馥墓地很大,有好几个层面,当地人说,文革期间,为“破四旧”,“革命群众”挖开墓穴,撬开悬棺,看到周馥仍皮肤完好,嘴上的胡子还是翘的,其衣服还被人拿回去穿了好多年。可想而知,周馥在世时请人花了两年时间才找到的这块“宝地”,真是个宝地,这也许就是他为什么死后不葬于家乡纸坑山而选择石城云雾坑山的缘故吧。

拜谒周馥墓,因他一生富有传奇色彩。据有关资料记载,周馥幼年丧父,起家寒素,勤于攻读,为避兵祸,先随母流落县内元甲山,后在安庆鸭儿塘畔摆摊,为人代写书信,后经同乡保举,为李鸿章所赏识,从此投笔从戎,初任巡抚大营的总文案,1883年兼署天津兵备道,协助李鸿章办理洋务30多年。 1906年任两江总督,后任两广总督。1917年张勋复辟,被委任协办大学士,周馥为官四十载,治水、理军、办学、兴商、而对外国入侵者,不畏强暴,敢于维护民族利益,在历史上留下了迫使德人自撤胶济铁路驻军、归还五矿的佳话。他于84岁病逝时,被北洋政府溢于“周懿慎公”遗有<>传世。

周氏家族绵延五代,跨越百年,群星荟萃,功勋卓著,他们是爱国的家族,共产党的亲密朋友,中国近代工业的开拓者,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的建设者。他们上传下继,热爱家乡,在东至这块土地上做了不小“启迪民智”为民造福的事。为表达对周公的景仰与敬佩之情,今天的石城人自发地保护着这块“宝地’’,人不砍树,牛不上山,当地政府还投资几万元修了一条路直达墓地,并在路两旁栽植了近千株松柏,让周公与青山共眠,与绿树为伴。

.
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重游周馥墓, 羽扇纶巾 (on QQ), Jan 4, 2011
中科院作周馥墓旅游定位开发调研, Nov 13, 2010
热爱家乡 诚惠桑梓, by 王庆云 – 茅舍, Dec 28, 2006

About The Kibbitzer

bio info .... mmmm ... still working on it ... will add soon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Kith and Kin.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