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家乡 诚惠桑梓

王庆云

从孩提时代起,我就知道至德县有个周家,因为姑妈家就在梅城纸坑山,后来就读于至德中学,周氏父子建的文庙大成殿就是我们学校的大礼堂,周家出资兴建的敬慈小学、仁惠诊所就在学校旁边,我们学生到仁惠诊所看病,还可享受免费治疗,周家医生还到我们学校代过卫生知识课。儿时对周家只有敬仰,到底周家是个什么样的家族一无所知。十几年后当我走上县城工作岗位的时候,由于工作需要,开始接触一些周家名人史料,这时候我才真正知道周氏是至德县的一个大家族,绵延五、六代,历经百年不衰,家庭成员分布在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在东至,我们眼前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建筑物只有周氏宗祠、文庙大成殿、敬慈小学、仁惠诊所、花园铁佛寺万善桥等少数周氏建筑,多数周氏建筑物已荡然无存。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进一步的了解到周馥的坟墓在石城云雾坑,吴太夫人墓在马坑的桃源,官港秧田的唐山寺也是周家出资兴建的。随后,我又得知,周家的第三代后人周叔弢、周志俊,一个在天津担任副市长,一个在山东担任人大副主任。周叔弢后来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成为政坛要人,他对东至续修县志很支持,不仅献出了自己珍藏的史料,还亲笔给北京、济南、上海等地的家族后代写信,要求他们支持家乡编修县志工作。周志俊是周学熙的次子,几十年来子承父志、诚惠桑梓,“至德县周氏敬慈小学”就是周志俊1946年在宏毅学舍旧址上办起来的,学生来源于附近的周村、梅城、南门,迅速扩大到徐村、孝义等地,连县城周围的学生也慕名而来。1949年至德县解放,县教育科派员担任敬慈小学校长,但办学经费仍由周志俊供给。到1995年,敬慈小学规模扩大到有13个小学班、1个幼儿班,学生总数达500多人。学校以后改称为“梅城小学”,周志俊又将历年购买的公债4万元交给家乡人民政府,作为这所小学的经费。1980年下半年,周志俊又从解冻资金中再拨3.5万元给梅城小学,修建校舍、改善办学条件。与此同时,周志俊还倡导成立至德县卫生会,在敬慈小学旁创办了至德县仁寿诊所,并委任内侄吴曦春代为管理。周氏的医学传人王友梅,受聘担任仁寿诊所主任兼医师。这所诊所不仅为敬慈小学的学生免费就医,周围百姓在此就医也只收挂号费,免收诊费、医药费。建国后,仁寿诊所活动经费仍由周家资助。1980年,私营工商业政策得到落实,周志俊又拨款10.7万元给东至县卫生部门,由县决定在县城东、大菜市场旁边,建了现在的尧渡医院新楼,给县城群众治病带来了方便。

当我亲眼看到周氏家族几代人,远走他乡,四处奔波,特别是在大富大贵之后,仍然念念不忘家乡,给家乡的父老乡亲办了那么多好事、善事。我的心里就在想,周氏几代人的精神境界和慷慨大方的做派,与现代某些人在稍微富了一点之后,就大摆阔气,眼睛向上翻,看不起家乡的草民相比,有天壤之别。那么是什么力量促使他们这样去做呢?当我认真研究过周氏家族一系列史料后,我才恍然明白:周氏子孙之所以能这样代代相传,不忘家乡,做了许多善事好事,是与这个家族的第一、第二代人的儒学家风与言传身教分不开的。

周氏子孙们自幼就受到朱子学说的熏陶,在他们闯荡世界的过程中,无不以朱子的诚信待人,以信接物,以义为利,仁心为质作为自己的立身之本。周馥、周学熙父子在通显发达后,与老家的联系十分紧密,修谱建祠祭祖活动一直没有中断过。周馥、周学熙曾亲自动手编纂族谱,周学铭主持修编了《建德县志》。光绪17年(1891)周馥任直隶按察使时,念大乱之后,人心不靖,为兴学以倡新风,独捐大洋11200元,按旧址大小规模重建梅城文庙大成殿。周学熙曾两次重建老家的周氏宗祠。并于民国13年(1924)一次回乡眼见文庙地势低洼、白蚁滋生,孕育蠹蚀,屡茸屡敞时,他不忍先业被毁,为从长计议,决定独捐十万两白银,从上海派建筑队、天津启新洋灰公司调水泥、武汉的治萍公司调钢材,在原址依原样,采用钢筋水泥整体浇涛与部分预制相结合的工序,建成了我国历史上第一座用现代化建材建造的庙宇。周氏家族在外地居住时,家里设有私塾和图书馆,周氏儿女从小就受到很好的教育。周馥本人是洋务派,周氏家族的家教一直贯穿着“新知识与旧建德”相结合的教育方法,始终坚持“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宗旨,把儒、道、佛学有机地结合起来进行教育,充分体现了周氏家族的家学渊源和文采风流。

周氏老太爷周馥,儒学深厚,为人谦和,办事精细,他跟随李鸿章办理洋务30多年,诸多赞画,深受倚重,遂由候补知县累迁封疆大吏,成为淮军集团中颇有建树和影响的人物。去世后,凡他工作过的地方,均请求建周馥专祠,到周馥百龄大庆时,全国就有9处建筑和3种文献纪念周馥,这在民国时期名人纪念中是罕见的。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周馥一生的功德和他的高贵品质,对他的子孙后代的教育和影响是巨大的。周氏太夫人吴氏,出身农家,勤劳聪惠,本性慈善,乐于助人,在丈夫大富大贵后,依然节衣缩食,将自己积蓄下来的私房钱,在无为万顷圩购田1000亩为义庄,名为“乐济会”,每年以这里的田租收入和稻米运回至德老家赈济灾民、贫民。周老太爷和夫人对子女垂教甚严,周馥生前就作有《示儿诗》23首。吴太夫人训导儿孙:“吾邑地瘠民贫,兵燹之后,生计愈绌,欲图补救,端在教养,此吾之志事也。若异日得有寸进,当力谋所以继述之。”周学熙谨记母训,在成为名闻遐尔的大实业家后,一直保持着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热心家乡的福利事业。在池州几县,捐建农林公会,倡导种茶栽桑养蚕,建立缫丝厂、兴办商业讲习所、中医传习所、建秋浦电灯厂、东流船码头、“寿”字崖山房、铁佛寺万善桥等。家乡人念他的情,1947年周学熙在北京逝世,消息传到家乡,县城人设处遥祭哀悼,并议定尊称为“周诚惠公”。上一辈人的言传身教,对下一辈来说,往往能起到春风化雨,潜移默化的作用。当周志俊在建德家乡办学校建医院时,周学熙曾高兴地赋诗勉励,并附言:“先公遗命办施医事,忽忽七十年,此愿未尚。今岁儿子明焯(即志俊)始定章则,成立至德卫生会,开办医院,聊以告慰”。周志俊子承父老,诚惠桑梓,同样得到家乡人民的崇敬。1990年周志俊在济南病逝,东至县委、人大、政府、政协以及县志办分别发了唁电,并派专人代表家乡人民前往悼念。

但凡一个人,一个家族,在富了之后,尽力拿出一些钱财为家乡做些善事、实事,以报父老乡亲们的养育之恩,那么,这个人、这个家族就会受到家乡人民的尊敬,以至于千秋传颂,永不忘记!

____________________

从一介书生到封疆大吏
周馥及他的儿孙们
漫漫寻梦路
藏书万卷 嘉惠后学, 周叔弢
民族工业的开拓者——周学熙

About The Kibbitzer

bio info .... mmmm ... still working on it ... will add soon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中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