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所持的王道源比艺术大师更重要—对话“王道源艺术回顾展”策展人蔡涛

(2011-07-18)

对话人物:蔡涛,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生,广东美术馆研究员。

极具傲骨的“ 隐踪画仙”

常德晚报:蔡老师,您好。请你做关于王道源的访谈,原因很简单,在目前国内媒体上能查询到的王道源的研究,是您在上海的《艺术世界》杂志上刊发的一篇文章《王道源:男优·校长·间谍》。历尽周折找到您,我最好奇的是这个已从历史上失踪的人物是怎样进入您的视野的?

蔡涛: 2006年我们做梁锡鸿先生的回顾展,自然就接触到了这位梁锡鸿青年时代的校长和后来的同事,慢慢有机会了解到他们那一代人的情况。其中比较重要的材料是王道源的挚友倪贻德对他的回忆文章,也就是1936年出版的《艺苑交游记》,是倪贻德在决澜社解散后不久推出的一本著作,书中描摹了30年代初期上海、广州等地现代画坛的主要参与者,就其翔实、生动的程度而言,是同期历史文献中最引人入胜的篇章之一,实际上这本书单单作为文学作品也十分养眼。倪本人不仅是早期前卫美术社团决澜社的灵魂人物,同时还是文学社团创作社的第二期中坚人物,他笔下的这些摩登朋友也大多是跨领域的才情兼备的文艺达人。全书共九篇文字,一篇序,一篇写决澜社,两篇写在广州的教书经历,一篇写他的模特儿女友,其余4篇专写艺术家个人,其中就有两篇长文是写王道源的。

在读到这本书之前,我从未听说过这个艺术家,后来才慢慢了解到,40多年前,就在我工作生活的广州,王道源曾是此厢美术界举足轻重的一个人物,而在1930年代的上海滩,他曾在现代美术教育领域风云一时,中国早期前卫艺术运动中最为耀眼的两个团体决澜社和中华独立美术协会,也和他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而在20世纪美术史上,王道源是一个再典型不过的被遮蔽的人物。

常德晚报: 8月4日广东美术馆即将举办王道源画展,你们的策划过程顺利吗?这次能展出多少幅王道源的真迹作品?主题确定是什么?有什么预期?

蔡涛:研究性的展览自然会遇到不少困难,主要是很多作品已经散失,而对于全面评价王道源先生的艺术成就也因为这种现状显得比较困难。目前我们知道一些作品的下落,但藏家也有为难处;也有很意外的收获,最近我们从相关机构得知,王道源先生创作于1951年的革命历史画《广州解放》尚存世间,相关机构正在计划对之进行修复。包括复制品在内,我们将展出三十余件王道源先生的作品,其中绝大多数原作由王道源先生的家属提供。另外,我们也在通过大量历史文献调查艺术家的艺术活动轨迹,将近6年时间的筹备,我们希望这个展览能够为观众初步勾勒这位艺术家的概貌。我们初步定下的主题是”隐踪的画仙”,预计展览不会是那种很热闹的场面,我们只是希望顺利地把这个展览做出来。

常德晚报:很巧合,今年是王道源115周岁诞辰,作为一名策展人,你怎么想到为一个已经淡出历史舞台的画家,筹备他人生的第一场画展?有私人的情感和意见表达没有?

蔡涛:美术馆研究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从事这样的基础调查。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不可能没有我们的主观感受在里面,在过去6年的针对民国时期现代艺术家的调查当中,王先生是我们遇到的一个绕不过去的魅力人物,不管在民国阶段,还是在建国之后,他的人格力量一直都很强,他的价值观更是一以贯之。每个人都有性格,王道源是极具棱角的性格,有所持,有傲骨,是个真正的个性艺术家,也是一个很难让周边亲朋忘却的人物。

常德晚报:王道源是个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能不能给我们的读者讲讲您所了解的王道源的故事?

蔡涛:如果把王道源的人生不作任何加工记录成一本文学和影视作品,那些充斥书店和荧屏的故事和人物会相形见绌。他这一辈子都不乏浪漫情缘,先后4次婚姻,其中两位是日本太太,并且这两位日本太太都非寻常人家女儿。第一位日本太太富士崎宇都子据说是诗人富士崎和一郎之女,又属于新兴的OL一族,为了追求到这位恋人,他在丈人面前居然切断小手指,以此证明自己的决心,最终抱得佳人归。在大多数留日艺术家只能娶下女或模特儿的情况下,这段爱情给了王道源十足的荣耀;宇都子病逝后,王道源又娶了辛亥元老李烈钧与日本太太所生女儿今井和子(又名李和子)。

在东京游学闲居期间,王道源在不急不躁的绘画消遣的同时,和倪贻德组织了一个“中国留日美术研究会”,这个研究会唯一的活动却是一场新剧的演出,为了筹措经费,他主动翻译剧本、自导自演日本左翼剧作家秋山雨雀的《北国之夜》,王道源的表演天分和语言天赋当时在留东学生中广为人所称道。倪贻德甚至认为像这样深刻有力的粗线条作风的舞台人才,在国内的话剧演员中,还没有见过,对这位老友没有专事戏剧表演,他深以为憾。东京的咖啡馆和美术展览会,不时会迎来一位漫不经心的大胡子中国艺术家,谈笑风生,时作奇谈怪论,当时有位日本人写过一篇文章,他称王道源是”画仙”,说的就是这种自由范儿。而这样一个自由主义作派的人物,恰恰出现在中国文艺急速左倾的1920年代末期,确实是一道风景线,他的大多数朋友如郭沫若、田汉都在抛弃浪漫主义的纯粹文艺立场,而他却依然故我,在人本主义中寻找自我在时代激变中的立足点。

三十年代上海洋画界一度刮起的前卫狂飙,王道源主持并担任校长的上海艺专可谓其中最为重要的源头之一,其风头之劲,完全不输于当时势力更强的上海美专(刘海粟主持)和杭州国立艺专(林风眠主持)。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这所学校不幸在炮火中化为灰烬,王道源的艺术理想也被迫中止。

70年后的解密资料表明,在抗战期间,王道源甚至还有一段神秘的间谍生涯,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国际问题研究所之聘,他利用艺术家的身份多方探听日本方面情报,在抗战初期秘密护送郭沫若先生回国的过程中,王道源曾经利用他在戏剧表演中擅长的化妆术逃脱了日本军警的围捕。

研究王道源是件很有魅力的事

常德晚报:东京、上海、广州是王道源艺术活动的3个重要舞台,而广州是王道源人生落幕前的最后归宿,近年来画界对王道源的研究起步了吗?处于一个什么状态和水平?

蔡涛:对王道源的艺术评论,民国时期留下不少文章,而且评论者对其艺术成就颇多肯定,如李宝泉就认为他是中国从事印象派画风创作的重要一人,在倪贻德的眼中,王道源则是他理想中的中国现代艺术家的一个”逸品”。我们今天关注他,显然是在追踪”失踪者的路程”,由于各方面条件的限制,我们目前对这位艺术家的理解还是很粗浅的阶段。值得关注的是,日本学者、埼玉大学教授小谷一郎在研究中国左翼文化史的过程中对王道源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最近他在一篇论文中考证了创造社转型期王道源的活动,这也是目前国外学界对王道源研究较为扎实的一篇成果。更早的阶段,是由王先生母校东京艺术大学的吉田千鹤子女士提出出的研究成果,他对留学该校的外国美术学生进行了拉网式的调查,其中包括王道源的毕业创作和学历简介。虽然针对王先生的研究工作还有待展开,但我相信,对于这一类艺术家的研究或讨论会是很有魅力的一件事,因为这对于补充我们的常识,拓展我们对于中国现代美术史的视野是很有必要的。

常德晚报:说到这里,我很想知道您怎么评价王道源在中国现代画坛的地位?在长江前浪推后浪的画坛,现在重提他意义何在?

蔡涛:画坛名人的形成过程自有其复杂多重的原因,就历史现象而言,像王道源这样的崇奉自由主义的艺术家在当时或者以后的地位都不算很高。他是一个”不谙时务”的都市闲逛者(本雅明语),是一个因为时代悲剧被迫中断事业的美术教育者,是一个具备国际视野的现代艺术家,也是一个无心功名的天才演员和画家,更是一个不专业的间谍(个性化的爱国主义者)。重提他的意义,那是因为20世纪中国近代化的过程中,国家民族政党的约束力愈发强大,人的个性内涵和尊严却一步步缩水。放在艺术史里面,也的确是这样的景观,王道源的价值在于他大部分时候不与时俱进,他有所持,他按照常识提出自己的判断,最终招致残酷的迫害,离开人间。这样的历史人物我们当然应该肃然起敬,阐扬其独立人格的价值。讲述一个特立独行的人的故事,我觉得远远重要过我们抬出一两个所谓艺术大师。

常德晚报:如果要你给王道源做一个人物简介,你会怎么定义或者介绍?

蔡涛:一个值得我们重温的民国范儿,套用最近学者张鸣对民国范儿的解释,就是”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王道源曾经是这样一个挥洒才情,享受人生的艺术家。他又是一个现代中国复杂政治情境的牺牲品,其生不逢时堪称典型。学会对王先生这种人格类型表达尊重和景仰,对我们这代人而言是个必要的功课。

常德晚报:其实在做这个访问的同时,我也与我们本地美术圈的所谓人物有过交流,但也许是王道源生活的时空距离他们太远了,王道源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故事。

蔡涛:对于当下文艺界而言,王道源先生的回顾展并不能构成什么重要意义,在作品技巧上、在艺术介入当代社会的广泛和深入程度而言,活跃在当代美术圈的人们有理由表示高傲。但是对于有心来看展览的观众而言,我们希望这个展览能提供一个新鲜的视角,去对民国时期中国艺术家”集体失踪”的现象产生好奇和思考。这对我们理解当下的思想文化现状也提供了一个历史的维度。

常德晚报:在王道源画展即将开展之际,您想对他在常德的家乡父老说些什么?

蔡涛:非常抱歉这个展览暂时还无法巡回到常德展出,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到广州来看一看。因为这次王先生展览的筹备,我对常德这个地区也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希望有心的朋友将来可以进一步探究王道源早年在家乡的生活和受教育的情况,这也是目前我们所知甚少的。

About The Kibbitzer

bio info .... mmmm ... still working on it ... will add soon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中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