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 Daoyuan 王道源

Wang Daoyuan (1896-1960) was the second brother; Lily married the fourth bro 王季高. Auntie Ling’s Dad was the third bro. One of his four wives was 今井和子, 又名李和子.

“世变·傲骨”王道源艺术回顾展展出时间从2011年8月4日至2011年9月9日

王氏家族:60年的第一次大聚会

王道源4次婚姻,留下5个血亲子女,2个非血缘儿子,现在除了长子前几年去世以外,全部健在。他们散居在广州、香港、美国、无锡、长沙等地。王道源子女和后代,加上他的兄弟姊妹部分后人共20多人齐齐赶到广州,他们之间许多并不相识,此次王道源的艺术回顾展成了他们60年第一次家族聚会,青丝白头一相聚,60年离散沧桑写在脸上。1960年死在湖北沙洋农场的大右派王道源的死讯,直到一年后才通知广州美院的家中,死亡的原因一栏填写着“因支气管炎死亡”,一件大棉衣、两本教学笔记、90元现金等是他留给亲人的遗物,但王道源尸骨不知所终,这成了王家永远的痛。


多年以后,亲人们得知王道源在劳改农场,曾戴着脚镣,被农场工作人员用枪押着去画巨幅领袖像。一位在建国后曾满心欢喜地投入新中国怀抱的画家,曾画过广州街头巨幅的领袖画像的画家,几年后因言获罪。在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环境中被强迫作画,一生耿介不屈的王道源做出了怎样的举动,目前没人能还原历史的真相和细节了。1979年,湖北省高院撤销王道源的刑事判决,随即广东省予以平反,但斯人已逝去近20年了。在开幕式上,已经76岁的女儿王丕玲代表亲属说话时泪光闪烁、声音哽咽:“爸爸,如果有来世,我还做你女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被”失踪的先行者

2011-08-10 14:52 南方都市报

王道源作品《小孩》(20世纪30年代),原作已佚。

南都讯 记者 陈晓勤 实习生 刘奎 20世纪中国诞生了不少艺术大师,同时,也有不少“失踪者”,王道源属于后者。近日,广东美术馆举行《“世变·傲骨”———王道源艺术回顾展》,除展出的油画作品及教学手稿外,还陈列了王道源当年的照片、文献资料,还原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语境。此外,美术馆召开了王道源学术研讨会,王为一、顾铮、李超及王道源的家人出席了活动。

王道源是著名的油画家,生前曾说“我的画将来要放到博物馆去,让后一代来研究我的技法”,然而因为政治因素,王道源的艺术价值被历史湮没,广东美术馆举办这次展览和研讨会,让王道源重新回到研究视野。

引领现代艺术风气的先行者

王道源出生于湖南常德的书香门第,1916年留学日本遵父命读工科,却对现代美术产生强烈兴趣,不顾家人反对,考入东京美术学校,回国后创办上海艺术专科学校,与陈抱一、倪贻德、谭抒真等人担任导师,以自由开放的办学理念引领现代艺术之风气,并积极推动中日现代艺术家的交流,呈一时之盛。

王道源最早的学生、著名导演王为一在研讨会上回忆道,“他不讲理论,拿过我的笔就接着画。除绘画之外,(他)还懂戏剧,课余时间给我们排话剧”。

抗战胜利并没给王道源带来好运,1945年冬他因在广州协助新一军审问台湾汉奸被判罪入狱三年,出狱时已是1947年春夏之交。出狱后王道源的生活异常困苦,一度寄宿在广州维新北路阳太阳家开的桂林米粉店中,并向这位昔日艺专的学生借钱度日。建国之后,在一系列的政治运动中“不谙时务”的王道源先后被划为“右派”和“历史反革命”,于1960年默默病逝于农场。

长期被忽视的艺术地位

在展览现场,“画画只要找到一笔颜色,就毕生受用不尽”等王道源的经典艺术语录,贴在作品旁,引来观众细细回味。王道源的女儿王丕玲告诉南都记者,近年来大家提起王道源,都是提起他的教学意义,其实他的油画在现代影响颇大,但长期处于被忽视地位。

王道源是中国最早一批研习西洋画的艺术家,民国时期,王道源就以其轻松俊逸的印象派画风颇受好评,更因其落拓不羁、幽默浪漫的人格魅力被视为中国现代艺术家中的“逸品”。1953年,王道源任中南美术专科学校教授,培养了诸多人才,是广州美术学院油画教学的重要奠基人之一。

“王道源的人生传奇终以黯淡悲剧的方式落幕,关于他在民国年间的艺术履历也随着逝者的人间蒸发而失忆了。我们要做的是把这些挖掘起来。”策展人、广东美术馆研究员蔡涛说。上海大学艺术研究院教授李超认为“展览对中国近现代美术史意义非常大,提醒我们重新思考身边的文化资源。”

近年来,广东美术馆致力研究并介绍广东本土艺术家,尤其是近代美术史这一段为人忽视的年代。

About The Kibbitzer

bio info .... mmmm ... still working on it ... will add soon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中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