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and Shanghai ..

农历09年第一贴:吹一牛

吾丁
吹牛,同样两个字,对不同地域的中国人来说,含义不同。

北方人说“吹牛”,其实就是“没有恶意的夸张和胡侃”。关键在于“没有恶意”。现在,北方一般不说吹牛,流行说“侃”这个词。其实侃和吹基本是一个意思。侃中有吹,吹中带侃,胡吹乱侃,不亦乐乎。当年是“10亿人民9亿侃,还有一亿在发展”。20年过去,日转星移,现如今已经发展到“14亿人民14亿侃,海外华人在发展”了。“与时俱进”这种虚词,一听就知道,这肯定是北京人,或者长年生活在北京,被北京的“侃文化”薰熟了的无聊的南方人编出来的。离开北京的吹牛环境,其他地方的人想不出这玩意儿来。

北方人“吹牛”,主要目的在吹嘘自己,而不在于从对方那里得到些什么。如果说非要得到一些什么的话,那也只是从对方似信非信的眼神里得到一些类似虚无的快感之类的东西。比如北京人跟你说他们家吃捞面的瓦赤盆儿,“您猜怎么着,那可是御膳房给乾隆爷盛糖醋鲤鱼的盆”!他这么说,你最好表现出极大的憧憬和羡慕交织的表情,这样你们喝酒的气氛会很融洽,转眼就变成好朋友。至于那个盆到底是乾隆爷的食器还是琉璃厂捡来的尿盆儿,——那跟你有什么关系,管它呢!

上海人说“吹牛皮”,含义就不一样了。上海人的“吹牛皮”相当于北方人说“撒谎”,“说瞎话”。这对于北方人来说,等于罪加一等。
北方人说,不就吹吹牛皮么,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天天吹。但是上海人其实在责备你撒谎。
上海人说“弗要吹牛皮!”,这意思就是对你所说的话基本不相信,因为他觉得你在撒谎。含有很大的不满情绪。上海人说的“吹牛皮”,相当于北京人说“你丫少跟我来这哩哏儿愣啊!,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操,那5万块钱到底是不是你丫拿了?”,话到此时,就不是食器或尿盆儿那么简单了,脸色开始不好看了。
北方人的“吹牛”,上海人说“侬弗要瞎7搭8!”。

广东话里本来没有“吹牛”这个说法。北方话的吹牛,广东人说别人“离谱”。上海人的“吹牛”,广东人说“车大炮”“讲大话”,含义都不尽相同。但是广东话有其灵活的一面,有时候也直接用粤语发音来说“吹牛”两个字,其意思接近北方话的含义。

我们来假设两段对话。对话者是上述三个城市的男人。

—-情景对话(之一)
京A:我们家吃捞面那瓦赤盆儿嘿,您猜怎么着,那可是御膳房给乾隆爷盛糖醋鲤鱼的盆!
京B:哟!牛啊,那吃起捞面来,味儿肯定不一样!(心想:您别操蛋了,还指不定是从哪儿捡了个尿盆儿回来呢……)
沪:哈哈哈哈,侬册那弗要塌我瞎3话4 好弗啦!
粤:哈哈哈哈,丢你老母离晒谱,你海度唱歌啊依家!(说话太离谱,升格为唱歌……)

—-情景对话(之二)
京A:“……刘哥,我可都说了,那5万块钱真不是我拿的,是隔壁王三儿拿的……”
京B: “操你大爷,你丫少跟我来这哩哏儿愣啊!这事儿闹大了,你再他妈不说实话,我可保不了你了!”
沪:“侬册那弗要塌我吹牛皮哦,我塌侬讲,再吹牛皮要吃生活哦!”
粤:“讲你老母大话!再唔讲实话,定你落海你信唔信哪……”

都是俗话,切口。

Shiiiiii .. I really miss Beijing .. !! !!

Yishi got a raise, (she soon will) .. so dinners are being taken care of? She said ..
你来吧,没问题
我等 ..

About The Kibbitzer

bio info .... mmmm ... still working on it ... will add soon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View from Bottom, 中文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