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战亦和

http://www.shuku.net:8080/novels/history/fgrxdsjdys/byjh140.html

一三八、亦战亦和

张怀芝和曹锟本来都是激烈的主战派,忽然产生了厌战气氛,曹锟一再请求回
直隶
养病,5月29日没有等待段祺瑞同意,就离开汉口,还把第一路司令部全部带走。30日

怀芝也率领亲信径返山东。这两位大将在离开汉口之前,曾与王占元、赵倜、陈光
远、
李纯交换意见,打算发出一个电报,假口“民生凋敝,不堪再战”,命令前方“停
战待
命”。
段听说前线将帅公然主和,大为震动,赶紧活动疏通,花了很大气力才说服他
们没
有发出这个电报。虽然如此,段已深感他的阵营中,主战派全变了主和派了,这是
新的
主和派,其中三个是原来的主和派,三个是原来的主战派,现在他们结合起来了。
最不
幸的是这个新的主和派领袖竟是曹锟。
直军前线全体将士也联名发表通电,力言湘省水患滔天,瘟疫流行,兵疲将惫,

堪再战。同时前线直军的五位旅长也联名发表请假的电报,这五位旅长是王承斌、
阎相
文、萧耀南、张学颜、张福来。所谓的请假就是怠工示威,五位旅长联名请假就是
集体
怠工。
新主和派的出现,显示北洋派内部的矛盾已经错综复杂极了。过去段祺瑞的皖
系主
战,冯国璋的直系主和,曹锟以直系大将而参加主战派,促成了段在冯段之争中操
到胜
券的主要原因。现在,正当南北战争的有利形势落入北军手中时,忽然原来的主战
派全
部转到主和派,实在是一桩极大的转变。由于主和势力大增,厌战情绪就像一种流
行病
一样蔓延到整个主战阵营来,连极端主战的倪嗣冲也不愿让他的安武军独当其冲,
因此
也请求北京把他的军队调回休息。
为什么主战的将军们在紧要关头上竟会主和呢?这也有实际因素,由于张敬尧
部队
的军风纪太坏,使北军在湖南完全不受欢迎。湖南人民憎恶北军,使北军在湖南的
处境
完全不利。另一方面南军在抵抗北军的战争主力完全未受损害,尤其是桂军元气完
全未
受伤害,如果北军进一步打到粤桂边境,则西南内部自会团结抵抗,则北军能否胜
利实
不可知。
段祺瑞在这种情形下,认为再催促前线的北军进攻是不可能了,因此他决定对
湖南
改攻为抚,派赵春霆为湘南镇守使,兼湖南招抚清理局局长,派员分途招抚南军,
凡愿
受抚者,一律改编为“国军”,官兵仍供原职,凡不愿入伍者,准其给资遣散。这
是一
个很恶毒的分化南军,尤其是分化湘军的策略。
段本人始终无意于终止武力统一政策。
就在主和空气声势大振时,一位著名人物龙济光在广东兵败被逐出后,到了北
京。
龙济光不能在广东立足,想跑到北京来找机会,他有两个目的,一是自吹自擂,说
他在
广东还有很大的力量,如果得到有力的支持,打回广东是不成问题的;另一个是为
了要
钱,他说曾垫了笔军饷1000万元,要求北京政府发还给他。
段对龙济光极尽拉拢,且想利用他来作为示范,仍然称他为两广巡阅使,给他
以热
烈的欢迎。龙济光向段要求准许在北方招募新兵30营,加以短期的训练,然后由海
道运
赴广东,作为反攻广东的基本力量。段答应龙济光在天津设立振武新军办事处,发
给他
一笔军费和一批军火。同时大肆鼓吹,说广东内部有隙可乘,龙巡阅使在广东仍有
潜势
力。
龙济光在北京高唱征粤时,闽粤边境的形势颇于北军不利。原来李厚基在段祺
瑞的
督促下,曾联合浙军进攻潮梅,不料受到粤军陈炯明的阻截,陈军且乘势反攻,5月
17日
粤军占领武平和永定属之芦下坝,20日占领上杭属的峰市,30日占领永定,31日占
领长
汀。6月2日以前,粤军以破竹之势完全取得汀州各属。
段祺瑞在北京又拟定了第五期作战计划,是在湖南采取守势,但在广东采取攻
势。
6月10日段祺瑞召见旧国会参议长王家襄,段曾询王究竟有多少国会议员到广东
去?
王说:最近又有不少议员到广东去,因此非常国会可能凑足法定人数改开正式会议。

说:我现在将派45000人打广东,两个星期开始攻击,请你告诉议员们,千万不要再
去广
东。凡是附和南方的,一概格杀不论。
段组阁后,一直没有到总统府去看过冯国璋,有人告诉段,冯目前仍然还是总
统,
总理应该去见总统谈谈。5月31日段破例地到总统府见冯,报告中日交涉已告一段落,

且说今后仍当随时报告。
6月7日,一直住在天津的徐世昌突然到北京来,他抵京后,倡议冯段合作,同
时主
张在北洋派内取消内争,直系皖系的界限应该同时消除。过去人们都说徐世昌是活
曹操,
冯段交恶时,大家认为徐世昌应该站出来调和,而徐却躲在天津不肯见人,梁士诒
由北
京到天津时,亦促徐命驾入京为鲁仲连,徐向梁士诒说:“过去黎时代,府院是明
争,
我尚能调解,如今是暗斗,我无能为力,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当徐到北京
大倡
调和冯段之争时,大家知道北京政局在酝酿新的变化,否则徐不会贸然到北京来的。

徐世昌当然不会毫无目地就到北京来。
这时,皖系又筹划召开军事会议,会议主题倒不仅讨论军事,还有选举总统的
问题。
曹锟主张这个会议仍在天津召开。至于总统问题,段祺瑞采取了摊牌的意见,建议
推举
徐世昌为下届总统,他自己则表示不做副总统,倘若冯国璋愿意退为副总统,他也
可以
同意,否则他愿意和冯国璋同时下野。段出此途,表面上说,是为了团结北洋派,
因为
徐世昌是北洋的元老,且和直系有很深渊源,徐出山,直系不会反对,段和冯同时
下台,
直系也可心平。
督军团们在天津公推张怀芝为代表,于6月15日到北京,面谒冯国璋,请问冯能
不能
退而为副总统,冯表示“不为”,于是冯段两人都让出了副总统的位子,这一来,
曹锟
就有希望出任副总统职位了。
6月19日天津会议正式举行,除督军团各督军和督军代表外,还加了龙济光。会
议一
致决定通过徐世昌为下届总统,并通过继续对南方进行军事行动。曹锟是因为副总
统已
是指日可得,所以由主和转而主战,至于张怀芝厌战是因为想回山东老巢,不料他
回到
山东后,代理山东督军张树元一定要真除,不肯交还督军位子,他只好揖让,这一
来他
便落空了,于是只好向南方找地盘,因此他便也由主和转为主战。
张怀芝愿意赴南指挥军事,正好符合当时的需要,因为曹锟既然要当副总统,
自然
不愿赴南方,其他的主战的大将如张作霖、倪嗣冲等都不愿离开他的地盘,张怀芝
在北
洋派中资格颇老,而他已无庙可依,正好成为段对南第五期作战统帅的主要人选。
虽然
张不是能征惯战的良将,但总比派不知名或资格浅的人来得妥当,于是张怀芝便顺
理成
章地成为南征主将。
张怀芝虽然余勇可贾,愿意担任征南统帅,可是他还是色厉内荏,他必须找一
个打
手。这时候,当之无愧的是吴佩孚。6月20日他又由天津到北京来报告天津会议的决
定,
于是他向段祺瑞悄悄地提出这个要求,段祺瑞正欣幸他愿意披战袍,亲上前线,自
然立
刻答应,就是这天,北京政府发表了下列几道命令:
特派曹锟为四川、广东、湖南、江西四省经略使。
特派张怀芝为援粤军总司令,吴佩孚为副司令。
22日特派李厚基为闽浙援粤军总司令,童葆暄为副司令。
24日令魏宗翰为陆军第九师师长。
28日令张树元护理山东督军兼省长。
曹锟由“两湖宣抚使”一跃而为“四省经略使”,在民国政府中这还是最大的
地方
官。印铸局特地替这个新官铸了两斤多重的银质狮纽大印,比特任官的印还要大。
这一
来便显示曹锟的地位是在各省督军之上,也就是副总统的候补人。表面上看起来段
祺瑞
很捧曹锟,其实是非常勉强的,段生平最重资格,以前看不起黎元洪,是因为他在
满清
只做到协统,曹锟以布贩出身,段怎会看得起他。曹锟在北洋派中本以“老实人”
出名,
可是这次反反复复,证明老实人也会玩花样,段在瞧不起曹的出身而外还加上对他
的不
信任。
段的私心想选一个文人出任总统,所以找到了徐世昌,既然不欢喜武人为总统,

又怎会欢迎武人为副总统?因此答应曹锟为副总统,只是一时权宜之计。
曹锟既为川、粤、湘、赣四省经略使后,竟留在天津私邸花园内饮酒看花,绝
无南
下之意。段想加重他对川、粤两省军事责任,而他却好整以暇,避重就轻。北京一
再电
促南下,他回电请先发欠饷,请划定经略使权限,绝口不提南下就职,请他到北京,

也不答允。
这位民国最大的地方官,四省经略使曹锟静静地在天津做寓公,既不南下,也
不在
北京,他向北京要求由他派人管理德州、汉阳、上海三个兵工厂。北京答复他说:
“军
火将充分供给,不必管理兵工厂”。张怀芝本想和他一同南下,见他毫无启程的意
思,
实在心焦,拍着他的肩膀说:“老弟,我去山东一趟,你哪天南下?约个日期咱们
一道
儿走。”
6月下旬北京府学胡同段宅破获了一件行刺案,皖系的人以为冯国璋所主使,后
来查
明是辫子兵的余孽想替张勋报仇,在北京组织一个秘密机关,主持人名叫陈炎,他
收买
了两个日本人,想在段宅投炸弹,结果被守卫的警察发现,予以逮捕。并将日本人
送交
日本公使馆。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亦凡公益图书馆(Shuku.net)

About The Kibbitzer

bio info .... mmmm ... still working on it ... will add soon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Genealogy Research.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