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3

孙壮甫应为孙章甫

《西山名胜记》第48页介绍孙氏别墅时,说孙氏为“中孚银行董事长,前交通次长孙壮甫”。有关文献表明,“中孚银行”历任董事长中并无“孙壮甫”其人,历任“交通次长”中亦无“孙壮甫”之说,倒是有与“孙壮甫”一字之差的“孙章甫”。在下怀疑“孙壮甫”乃“孙章甫”之误。 孙多钰(1882-1951),字章甫,安徽寿州(今寿县)人。孙多钰的祖父孙家鼐,咸丰九年(1870)状元,光绪皇帝的老师,也是京师大学堂(今北京大学)的创办者。他兄弟五个,均为读书人,出了一个状元、三个进士、一个举人,寿州有副对联:“一门三进士,五子四登科”,说的就是孙家。孙多钰出生在这样一个书香门第,理应学文才是,然而受母亲的影响,却走向实业之路。 孙多钰的母亲是李鸿章的侄女,即李鸿章的大哥李瀚章之女。受李鸿章办洋务的影响,思想颇为开放,她不主张孙多钰走科举的老路,而要他学洋文,办洋务。1899年,孙多钰告别家乡父老,漂洋过海,考入美国康奈父大学。毕业回国后,曾任吉长铁路工程局督办、宁湘铁路工程局局长、沪宁铁路管理局局长及北洋政府交通部次长等职。 孙多钰本来是学铁路工程的,与金融业无关,他是如何当上“中孚银行董事长”的呢?原来,此事与孙氏家族有关。孙多钰之兄孙多森,办的第一家实业是上海阜丰面粉厂,也是国内第一家机制面粉厂,所有机器设备均购自美国,产品质量与进口面粉不相上下,而每袋的售价比进口面粉低20%左右,因此畅销江南一带 。在获利丰厚基础上,又陆续在新乡、济南、哈尔滨开设分厂,分别命名为通丰面粉厂、济丰面粉厂、滨丰面粉厂,垄断了机制面粉市场;进而创办中孚银行,以调剂运转资金,支持各厂;并投资周学熙在华北的启新洋灰公司、滦州矿务公司、滦州矿地公司,拥有相当股份,形成称颂一时的寿州孙氏集团,称为通惠实业公司、中孚银行、阜丰面粉公司。   孙氏所创实业有一大特点,即股东多数为孙氏族人和近亲,遇到重大问题易于相互谅解,取得统一意见,从无质询责难之说。董事会中所拟讨论议案早在会前的“家族扩大会议”中取得一致,董事会只是走走形式而已。由于健康方面的原因,孙多森退居二线。孙多钰是孙氏族人中的佼佼者,担任中孚银行董事长之职,是孙氏家族的必然选择。 孙多钰在担任中孚银行董事长之后,继任阜丰面粉公司董事长、通惠实业公司总裁,成为“通孚丰财团”的当家人。通惠、中孚、阜丰的中心枢纽均在上海,孙多钰自当坐镇,但因孙氏在华北的投资也相.当大,为照顾全面,孙多钰住在天津,遥控上海。孙多钰虽在天津居住,但因业务需要,经常往来于天津、北京之间。1934年,孙多钰在八大处营建别墅,作为来京时的避暑之地。 别墅位置极佳,南与灵光寺隔沟相望,东可俯视三山庵,北望大悲寺。别墅为西式建筑,朴实无华,至今基本完好。院内花木扶疏,一年四季均有美景可赏。尤其是夏季,浓荫之下,暑意顿消,伴随着附近各寺传来的经声佛号,令人悠悠然如入仙境。 孙多钰平易近人,待人和蔼,闲暇之时常与看管别墅的纪殿臣聊家常。纪殿臣是石景山区焦家坟人,自幼随父在八大处看庙。纪殿臣结婚后(其夫张桂林),夫妇二人给孙多钰看管别墅。 新中国成立前夕,孙多钰因心力交瘁致病,留在上海调治后又回到天津医治,终于1951年4月病逝天津大理道寓所谢世。孙多钰病重期间,纪殿臣专程到天津看望。 纪殿臣80岁那年,苹果园街道办事处将其送到敬老院。她是“孙氏别墅主人为孙多钰”的见证人。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中文 | Leave a comment

Oh my God

They’re a passionate couple who preach God whenever and wherever they can, that includes they do that in China, secretly and illegally. It’s their righteous speech that got me thinking: are they sinned and if the God was a law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View from Bottom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