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1

Yu Hua 余华 @ NYU on Halloween

The author gave a talk on his books this afternoon. A friend of mine dragged me there. During the QnA, there wasn’t many questions. So I asked him if he would consider offering the translator a portion of his winni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View from Bottom | Leave a comment

What am I having now

December 17, 2011, more pix on FB October 31, 2011, more pix on FB      May 8, 2011, more pix on FB

Posted in Horticulture 无病呻吟 | Leave a comment

梁思成 林徽因

高清纪录片 1080HD on Liang Sicheng and Lin Weiyin .. thanks Parker 第一集 1/4 第一集 2/4 第一集 3/4 第一集 4/4 Returned to China, both employed at 东北大学, Liang died .. 第二集 1/4 – 徐 died 第二集 2/4 – Beijing streets ha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中文 | Leave a comment

周明泰旧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 天津市文物保护单位 周氏旧宅 所在: 天津市 和平区 分类: 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 时代: 1933年 编号:3 登录: 1997年 6月2日 周明泰旧宅 周明泰旧宅是中国近代工业创始人之一周学熙的长子周明泰在天津的故居。周明泰曾任北洋政府总统府秘书、农商部任参事、内务部任参事、唐山华新纱厂董事长、上海信和纱厂董事长、上海茂华商业银行常务董事等职。建于1933年,位于当时的天津英租界的威灵顿道(今河北路277号),该建筑目前是天津市文物保护单位[1]和重点保护等级历史风貌建筑[2]。[3] 历史 周明泰旧宅建于1933年,是由天津工商学院建筑系主任沈理源工程师按周明泰本人的意图设计而成。周明泰当时的居室在2楼阳面,东面和南面都有窗户,他将自己的居室定名为“幾禮居”,自名为“幾禮居主人”。周明泰的戏曲文献收藏都安置在幾禮居中。目前,几礼居是可以确知设计者的极少数天津藏书楼之一。自房子竣工到1949年,周明泰一直居住于此。1949年,周明泰开离津前往上海,他的女儿仍留在这栋楼内。几年后,周明泰将自己的珍藏捐献国家。[4]该建筑现为天津市文物保护单位,由中盐天津市长芦盐业有限公司办公使用。[5] 建筑 周明泰旧宅是一幢具有折中主义建筑特征的英国外廊式建筑,为砖木结构三层楼房(局部二层),正立面首层设有三联拱券前廊,为连列券史敞廊;二层部分设具有罗马遗风并饰以精致的花饰和波纹的双柱三开间阳台。该建筑的深褐色缸砖全部来自英国。其中,窗套上方的仙女雕饰象征着幸福吉祥,呈中西合壁风格,仙女的长发为西式,而脸部有中式特征。建筑内部门窗皆为菲律宾木,卫生间瓷砖为绿色,楼为深褐色缸砖,窗台为汉白玉,钢窗上镶嵌着空心玻璃,具有保温隔热效能。一楼回廊内设有40多平方米的阳面大客厅,客厅顶部有拱形装饰,两侧设有古希腊雕塑风格水波纹旋涡纹装饰的廊柱。建筑楼顶设有方亭。[6] 參考文獻 ^ 天津市人民政府,一九九七年六月二日公布 ^ 天津市人民政府,二零零五年八月三十一日公布 ^ 周明泰酷爱戏曲 ^ 民国天津藏界”周书徐砚” 巨商之子醉心戏曲 ^ 从周氏旧宅说起 ^ 周明泰旧宅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Kith and Kin | Leave a comment

张绍曾旧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天津市人民政府; 天津市历史风貌建筑 张绍曾旧宅 所在: 天津市 和平区 时代: 1920年 等级: 一般保护 编号: 0130067 公布: 2005年 8月31日   张绍曾旧居 建于1920年,是原清政府陆军第三镇炮兵标统、陆军贵胄学堂监督、辛亥革命时任陆军第二十镇统制、长江宣抚大臣、绥远将军、原北洋政府陆军总长、原中华民国政府总理张绍曾在天津的故居。位于当时的天津英租界的威灵顿道(Wellington Road)(今和平区河北路72号),该建筑目前是一般保护等级历史风貌建筑[1]。 建筑 张绍曾旧居巴洛克风格的二层砖木结构小楼,建筑坐西朝东,入口处设有两块水泥板小雨厦和由水波纹花饰支撑的两根贴墙罗马柱。建筑内部的过厅有拱券分割,地面铺有菲律宾木人字地板,墙上设有双槽窗。[2] 受损 2011年7月13日,天津和平区文化和旅游局联合天津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对正在张绍曾旧居内进行擅自拆改并造成建筑受损的施工单位下达停工整改通知,该工程现已停工并等待下一步挽救措施方案的确定。目前,张绍曾旧居内部结构已经完全损毁,目前只保留了其外檐部分。[3] 注释 ^ 天津市人民政府,二零零五年八月三十一日公布 ^ 马场道72号张绍曾旧居:张绍遇刺家人慌不择医 ^ 天津:张绍曾旧居建筑受损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 Leave a comment

周叔弢旧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周叔弢旧居 是知名实业家、收藏家,晚清名臣周馥之孙,清末进士周学海之子周叔弢在天津的旧居,始建于1938年,坐落于当时的天津英租界的香港道(Hong Kong Road)(今和平区睦南道129号),目前是天津市和平区文物保护单位[1]和重点保护等级历史风貌建筑[2]。 周叔弢 周叔弢出生于扬州,辛亥革命后先后前往上海、天津。1919年时跟随其叔父、实业家周学熙经商,曾担任过青岛华新纱厂专务董事、唐山华新纱厂董事兼经理、天津华新纱厂经理、开滦矿务局董事、启新洋灰公司董事、耀华玻璃公司董事等职。抗日战争期间在天津寓居。1945年任新洋灰公司协理、总经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担任过天津市副市长,全国工商联副主任委员,第一至五届全国人大常委,第二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1984年在天津逝世。[3][4] 建筑风格 周叔弢旧宅为二层砖木结构别墅式楼房,顶部为红瓦坡顶,外立面为琉缸砖清水墙面,楼房和院落紧凑而舒展,建筑外形精巧别致而简洁大方。[5]建筑一楼为客厅和饭厅,二楼为卧室和办公室。[6] 參考文獻 ^ 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政府,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七日公布 ^ 天津市人民政府,二零零五年八月三十一日公布 ^ 周叔弢. 天津文化信息网. ^ 周叔弢. 新华网. 2010-12-11. ^ 周叔弢旧宅 ^ 天津小洋楼之周叔弢旧居:唯留书香沁后人(图)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中文 | Leave a comment

江南名士徐乃昌

作者:南陵县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47 更新时间:2007-6-10 南陵史话 南陵县文史办 徐乃昌为晚清年间海内著名的藏书、刻书、金石考证、古物字画收藏家,也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学者之一。他一生宦游中外,经历不凡,业绩昭著。 生平概述 徐乃昌,字积余,晚年号随庵老人,祖籍安徽省南陵县上北乡十都一图汤村徐(今工山镇山峰村)人,生于清同治七年十二月十一日(1868年),卒于民国34年(1945年)正月二十八日,享年七十六岁。 徐乃昌自幼颖异聪慧,博学广闻,才华横溢,好学汲古,勤考经文。十余岁时,曾从苏州名书法家姚孟起先生学书。年弱冠,即离家自立。光绪十九年(1893年)以优贡至南京中乡试,为举人,援例候补知府,分发江苏。光绪二十七年署淮安知府,继而特授江南盐巡道,兼金陵关总督;主办江宁积谷局,通州、金陵厘捐,淮、海、徐赈捐;督察通海垦务。因其优越之政绩,出类拔萃之才干,获得外务部侍郎徐寿明之器重,向清政府举荐,奉旨交军机处记存。不久,提调江南高中、小学堂事务,总办江南高等学堂,监督三江师范学堂(南京大学前身),特派至复旦大学毕业考试监督(当时校长为马相伯),又督办淮海盐总栈、兼沙漫州(十二圩)缉私,会办淮南盐务公所。光绪三十年,清廷派遣江南学生近百人赴日本留学,学习陆军、实业(铁道、造船……)、师范等,徐受总督端方委派总领其事,并在日本考察政务,赏戴花翎,钦封二品衔。 徐氏一生政绩显著,礼贤下士,纳识举才,曾语人曰:“为善最乐,莫如好施行道,端正扶危,风人语人,我应岂恻慈祥,安置妥贴,情非市惠伶心,岂要举俗励浇薄功”。 约光绪二十六年间,徐乃昌去广州与名门千金刘世珍(安徽贵池县人,其父刘瑞芬由驻英、法、德、意、奥、比、荷七国大使任满回国,就任广东巡抚)联姻。 在北京,徐乃昌曾就学于大学士翁同和门下,受到翁常熟高度赞誉,称其为翩翩佳公子也。 “戊戌维新”,改革科举制度,废除八股文,徐乃昌曾与康有为、梁启超、张謇、江标等创办新学堂。民国9年起,他襄助张季直创办通州师范、女子师范、南通学院、盲哑学校、南通图书馆,继又授命为南洋大臣、两江总督张之洞、刘坤一等办理外交事务。 辛亥革命后,徐乃昌旅居上海,与著名书画家陈夔龙(字小石,原北洋总督)、萧崖泉、姚虞琴、李瑞清、吴昌硕、黄宾虹、王一亭,研究版本学者费念慈、吴大徵,金石考证家叶昌织等组织贞元会(聚餐会),相互呤诗、绘画及书法贻赠。并与上海军政府商务总长王一亭设立慈善机构,名仁济善堂,以救济灾民。并为旅沪同乡建立徽宁会馆。 民国20年,安徽洪水泛滥成灾,徐乃昌关注桑梓灾情,向上海各界募捐,除呼吁救济单位支援外,还亲自上门拜访皖籍同乡大户,募得巨款,径汇南陵。 藏书刻书 徐乃昌二十岁时,在北京琉璃厂书肆初识缪荃孙(古汉语学家,藏书历史近五十余年),从而结交。缪氏曾语人曰:“我的‘艺风堂’清人文集虽有千种之多,但比起‘积学斋’只是小巫而已。”故徐氏藏书之多、之精、海内闻名,时人誉之为藏书巨子、刻书大家。据徐氏嫡裔称,其藏书盛期达数万卷,与当时我国著名藏书家南浔刘氏“加业堂”、常熟翟氏“铁琴铜剑楼”齐名;能与其戚谊安徽省贵池县刘世衍(字葱石)“聚学轩”媲美。当时徐、刘二氏为安徽出版界作出了杰出贡献。 徐乃昌室号“积学斋”,富于藏书,古今版本,种类繁多。徐氏藏书,同时刻书、著书,内容广泛,涤洗得当,纷杂排列有序,典籍经文,诗词歌赋,水经地释,花部农谈,兵刑礼乐,金石碑帖等广博而精深。其中:自撰自刻有《南陵县志》四十八卷(民国初年)、《南陵建制沿革表》一卷、《金石古物考》一卷、《续方言》一卷,《汉书儒林传补遗》一卷。 自撰尚未刊行有《积学斋藏书记》、《随庵珍藏书画记》、《金石目》、《吉金图》、《安徽省金石图》。 精选所藏善本古书(其中不少为宋元版本)重新校刻有光绪二十四年完成之《小檀栾室汇刻闺秀词百家》十集一百家一百零七卷、光绪二十六年完成之《郈斋丛书》二十种五十七卷、光绪三十年完成之《皖词纪胜》一卷、光绪三十四年完成之《随庵丛书》十六种三十八卷、宣统元年完成之《闺秀词钞》十六卷、宣统三年收录其师友诗稿《怀豳杂俎》十二种十七卷、民国5年完成之《随庵丛书续篇》计十种三十九卷、民国12年曾影印刊刻《宋元科举三录》三卷、同年还有单刊之《玉台新咏》十卷、《徐文公文集》三十卷、民国13年影印刊刻有《锦瑟集》一卷。 凡经徐乃昌校刻翻印之旧有典籍,从无草率、照抄、敷衍之弊,而是极其严肃、认真,精心审阅,并附有例言扎记,详加注释,以飨后人,其中不乏善本乃至海内孤本,赖以珍藏刊刻才免于泯灭。《玉台新咏》系影刻明赵均“小宛堂”版本,好利之书贾尝以徐本充赵本索价,可见刻印工精制已达上乘。1984年间,中央电视台在五频道曾播映:安徽南陵徐乃昌珍藏明手抄本农书一本、系海内孤本,今存于北京图书馆内。 徐乃昌曾与张元济、李拔可、陈叔通、缪艺风、吕鹿笙等研究古籍印刻,为清末私家藏书、刻书之代表人物,张静庐先生在《中国近代出版史料》一书中,论述近代刻书在中国出版史上的地位,指出它“在中国为最精”,在提到董康、陶湘、刘世衍、徐乃昌……等十五位代表人物中,徐乃昌亦名列前茅。 明、清两代,安徽刻书在中国出版史上占重要的一页。咸丰、同治之后,安徽刻书较之江、浙稍有逊色,渐趋衰落,处此情况之下,徐氏以竞争者姿态,脱颖而出,与之抗衡,为安徽刻书在全国范围内,夺得了应有的一席地位,为安徽出版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晚清时,著名考古学家王国维对徐氏甚为推崇,曾经为徐乃昌《随庵勘书图》题诗曰:漫忆庐黄甲戴钱,北江戏语费衡铨,问世尽有洪崖骨,不遇金丹不得仙。朝访残碑夕勘书,君家故事有新图,衣冠全盛江南日,儒吏风流总不如。前有随轩后随庵,二徐焜耀天东南,海滨投老得至乐,石墨琅书共一龛。 徐乃昌曾与北京大学教授、中国著名考证学家王福庵研究甲骨、钟鼎、商周三种古文字,收集很多拓片。 寓居上海时,与柳亚子、朱祖谋等编写《上海通志》。并热忱为桑梓尽力,民国初年与安徽大学程演生等,参与《安徽通志》编纂工作,尤其民国初年主纂之《南陵县志》对家乡史志工作做出了突出贡献。 其藏书多至数万卷,不少海内善本孤本赖以收藏保留至今,除少数由于兵燹、迁徙、十年浩劫而散佚外,绝大多数得以珍藏在安徽、南京、上海、苏、杭等地图书馆(其中不少为其本人和后裔捐献)。例如积学斋善本书目录卡及金石碑帖本六千种,存于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内;还有不少木刻版本存放在苏州报国寺内。抗日战争以前,曾赠送梓乡(安徽南陵)民众教育馆线装书数千卷,并用木板夹住,纱带扎紧,一部一部置于书庋内,藏于孔庙明伦堂真经阁上(当时为县参议会址),县长刘植派林达章继任馆长。抗日战争爆发,倭机轰炸县城,为保护好文物,林派人将几大橱珍贵文献搬至香由寺。不久,继任县长刘靖清见香由寺古木参天,林荫密布,为防空袭之好场所,命县府各科室迁香由寺办公。林达章无可奈何,只得另迁南门城外茶庵。时进隆冬,天气酷冷,县府卫兵将一捆一捆古书搬出燃烧御寒,就这样,珍贵文献被全部烧光。 目前,台湾“中央图书馆”中,尚有其《闺秀词钞》三十七家十册,明复刻元版;《战国策》十卷十二册,以及宋代《宝佑四年登科录》、《绍兴十八年日年小录》,手抄本《岭峒志》、《平江纪事》等。徐乃昌尚有数十年从未间断过的日记及部分藏书,因保管不慎,有的转卖他人,迄无下落。其晚年还主编《安徽丛书》,印出各集均为皖籍学者著作,社会人士对此评价甚高。 徐乃昌对金石考证学精益求精,被誉为江南四大考证家之一。他收藏很多金石器物,编有《随庵吉金图录》、《小檀栾室镜影》、《镜影楼钩影》、《安徽通志金石古物考稿》、《玉圣林庙碑目》、《积余斋集拓古钱谱》等。王国维十分推崇他这种以图录传古的功劳。尤其所藏汉、唐古镜、古钩(具年号钩镜,水银浸镜钩、日光镜……)数量之多,品种之奇、之精,世所罕见,为海内藏家之冠。 徐氏又善于填词,华东师范大学周子美教授曾目睹其手稿,极为推崇。其夫人及二女有《绣余自好吟》、《冰奁集》、《记江集》、《纫兰词》、《香芸词》诸刊刻本。又擅长书法,所书径寸魏碑古朴、端庄、典雅。苏州灵崖寺大殿,今尚存有其手迹长联一副;杭州玉皇山半山道观大殿长联一副,毁于文革期间。 热心实业 徐乃昌自日本考察学务归国后,于清光绪二十五年前后,响应实业救国,竭诚辅佐张謇(江苏南通人,清末状元。)创办大生纱厂。初创伊始,资金短缺,徐氏则游说南洋大臣张之洞拨官银为大生纱厂官股,以济眉急。清光绪二十六年陆续开办通海垦务公司、上海大达外江轮步公司等实业。继又主办南洋劝业会,展销苏皖一带工农业产品。民国九年至民国十四年,徐任通海实业管理处处长、大生纱厂常务董事期间,为发展民族工业竭尽心力。 辛亥革命以后,军阀混战,兵燹连年,帝国主义者,趁机大肆侵略中国,内忧外患,民不聊生。当时,民族资本家实业救国之思潮正蓬勃兴起,徐乃昌与刘鸿生、刘吉生、李宣龚、陈叔通、刘念义等兴办上海水泥厂,并任董事;又与南洋总督周馥之孙周美权、北洋政府财政总长周学熙、周叔韬(全国政协副主席)等,兴办镇江大照电力公司,任董事;同时任大生纱厂二厂厂长。继又发起组织中国水泥联营,其联营单位有上海水泥厂、中国水泥厂、启新洋灰公司(乃周学熙、周叔韬合办),并负责主持其事。每当资金缺乏时,徐氏则多方奔走设法,向金融界(如浙江兴业银行、中国实业银行、大陆银行等)贷款资助,使兴办之实业日益兴隆。 除此他还在上海兴建公园,如南市区的半淞园、闸北区之虬园等,供市民们休憩。 爱国仇倭 徐乃昌赴日本东京考察学务时,有次日本军国主义者当着中国留学生的面,公开蔑视我中华民族,向全校日本学生说:“苹果甜吗?你们喜爱吗?它出产在中国东北,我们大日本帝国要富强起来,夺取中国,首先占领东北。”徐乃昌听罢大怒,拂袖而去,愤然回国。 “一二八”、“九一八”事变后,上海沦为孤岛。徐氏坚贞不屈,终日闭门不出,只与当时佛教界名僧释印光、释妙真(苏州灵崖山有印光塔,妙真法师为住持)、名流王一亭、丰之恺等专门研究佛学,以避乱世,与世尘隔绝。 对原来故旧王揖唐、梁鸿志、罗振玉之流沦为汉奸,卖国求荣,切齿痛恨,彻底断绝关系。平时经常教育子女读文天祥的《正气歌》。当其弥留之际,还告诫子女:“中国人要有志气,要学伯夷、叔齐,宁饿死首阳山下,也不作亡国奴!凡是当汉奸的戚友,必断绝往来,牢记、牢记。”其忠贞爱国,坚持民族气节,令人景仰。 《南陵史话》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中文 | Leave a comment

Neil Peart

Drummer for rock band Rush. Banner in his hometown of St Catherines in Canada. Peart grew up in Port Dalhousie, Ontario (now part of St. Catharines). During adolescence, he floated from regional band to regional band in pursuit of 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View from Bott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The Man Who Took Modernity To China

In “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 he [the Harvard sociologist Ezra F. Vogel] chronicles the life of China’s paramount leader during the 1980s and ’90s and his determined push to open up and modernize the world’s most populat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Current Affairs, View from Bottom | Leave a comment

The 12th class of Junior high

The seating chart of 初二第十二班 at Renda Fuzong. Perhaps the old class before the reorganization. .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 Leave a comment

Comrade Liberty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Current Affairs | Leave a comment

Piwigo problems

side by side   Problem 1: .. I made two screen shots: This one shows album Genealogy has only two sub .. This screen shot shows the same album under Albums -> Manage Genealogy has at least six subs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China bash, View from Bottom | Leave a comment

The Land of Milk and Money

By JAY CASPIAN KANG, Published: October 14, 2011 “I am so tired of everyone saying that the Chinese people are not creative and that everything they are doing is a copy of American Internet companies. They are right!” Fredy Hariant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Current Affairs | Leave a comment

New Face of Fashion: Asian Models

Asian supermodels are the hottest new stars of haute couture. ABC News claimed. Why Asian? Chinese girls are coming. China now has their share of super models, starting from the Victoria’s Secret. I don’t think it’s the world suddenly begin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Current Affairs | Leave a comment

Love Thy Neighbour, 2011

A very windy Saturday last week. By around 7:50am, the three of the four courts are taken by 12 players. One lone player was on the fourth court by himself. After the set just got started, Kai and wife cam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urrent Affairs, View from Bott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Sukkah

Or Sukkot Open House. More pix on FB

Posted in View from Bottom | Leave a comment

The old restaurant with a new name

.. but the new decoration is nicer, I specially like the fish tank that divides the room, making it more intimate. Matsuya 6 Great Neck Road Great Neck, New York 11021 Tel (516) 773-4411 .

Posted in Seefood 吃吃喝喝 | Leave a comment

Doubts Raised on Donations to Comptroller

John C. Liu, the New York City comptroller, has vaulted into the top tier of political figures in the city, building a formidable fund-raising machine that has quickly established him as a contender to succeed Mayor Michael R. Bloomberg. Now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Current Affairs, View from Bott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