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4

Chirac criticizes Taiwan during Hu state visit

Weak Nation has no Diplomatic Power From Mrs. Irene Eng. Sir, this letter refers to Robert Graham’s articles, “Chirac criticizes Taiwan during Hu state visit” on January 28 and “Chirac support for Chinese leader draws fire” on January 30, 2004.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View from Bottom | Leave a comment

Some 北洋 stories

http://www.mh2003.com/mhss/mhss/lsxs/byjf/136.htm 一三四、北洋军进占岳州   当冯国璋在北京度他一生最痛苦也最受罪的日子时,主战派则在湖南开始了军 事进攻。   北军照天津会议的决定,从湖北、江西两路进攻湖南。第一路曹锟的部队由鄂 北移向鄂南,2月中旬集中蒲圻、嘉鱼一带。3月6日第七师师长张敬尧移驻汀泗桥。 2月27日第二路总司令张怀芝到了汉口,3月6日转赴南昌。   曹锟成为主战派的王牌,这次出兵,他几乎把家当全部投入,除吴佩孚的第三 师外,还有王承斌、阎相文、萧耀南三个混成旅。他任命吴佩孚为直军前敌总指挥, 张敬尧虽然是援岳军总司令,可是如果讲兵力,吴佩孚所指挥的,远在张敬尧之上。 至于第二路军所属虽有山东的第一师施从滨、江苏的第六混成旅张宗昌和安武军李 传业等部,可是无论在数量上和素质上都不及第一路。   张敬尧虽然号称是北洋军中的骁将,可是在这次征南的表现上,是善吹而不善 战。他于2月15日抵达汉口时,曾发出通电说:“敬尧百战余生,对于杀敌致果,甘 之如饴,复何所畏?”一到蒲圻,又发出占领蒲圻的捷电,这个捷电使北洋主战派 声势为之一壮,同声为这位百战余生的张将军鼓掌。可是隔了不几天南军方面的湘 军总司令程潜却通电讥笑这封捷电,他说:“我联军(指南军)进驻岳州后分守湘 边,并无一卒越及鄂境,北兵攻克蒲圻之说,不知从何说起?”原来南军从未占领 湖北的蒲圻,张敬尧的北军在蒲圻也未发过一枪一弹,这封捷报只是吹牛的捷报。   北军方面,真正打前敌的是吴佩孚。南北停战期间,自蒲圻以南到岳州以北, 都成了“无兵地带”。北军自岳州退出后,一直退到蒲圻,以避免和南军接触,所 以说北军不战而退是不敢战,南军有险不守是不肯守,因为守岳州应该在羊楼司一 带高地布防,结果吴佩孚的军队长驱南下,直抵羊楼司,吴师前进,才把蒲圻让给 张敬尧接防,想不到张敬尧竟以此虚报战功。   这位吹牛吹出纰漏的张敬尧,只会抽大烟和纵兵殃民。对他的长官“秀帅夫子” 则破口大骂,喊打喊杀。主战派号称包括16省区,平日只知道鼓动政潮,反抗总统, 谩骂国会,结果还没有和南军接触,就闹出不少的笑话;加上军风纪之坏,让人民 为之切齿。因此使这次打湖南的战争,让一个不怎么知名的吴佩孚出了风头。吴佩 孚进驻羊楼司的捷电,比张敬尧的就真实得多,虽然羊楼司也是南军自动放弃的, 可是究竟吴佩孚已经接触了南军的最前线了。   北军第二路军总司令张怀芝有两种心理使他战意消沉,一是因第一路军总司令 曹锟取得了节制两湖的地位,希望北京政府也能给他相同地位的官衔;二是他手下 的第五师师长张树元想取得继承他为山东督军的地位,使他放不下心。2月21日北京 政府任命他为湘赣检阅使。他并不满意,于是天天说动身,天天都不动身。最后实 在推脱不了才于2月27日到汉口。   张怀芝字子志,是山东东阿县人,30年前是县中一个破落户,白天在街上游荡, 晚上则在庙里寄宿。有一晚竟然梦见庙神向他道贺,说他将来会做抚台,受此鼓动 他就投军,一步一步往上爬,民国5年5月30日他继靳云鹏之后为济武将军督理山东 军务,果然衣锦还乡,是个抚台身份了。他很感激庙神的显梦,乃重修庙宇,为庙 神塑金以答神麻,山东人传为“美谈”。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Genealogy Research | Leave a comment

两次秋操

第八章 两次秋操 作者:冯玉祥   清末国内各地革命势力日益高涨,清廷在光绪三十一年(一九?五)和三十二年先 后在河间彰德举行秋操,以示威吓。   河间秋操,两方军力的配置,北军是第三镇全镇,第六镇一混成协;南军第四 镇全镇 ,第五镇一混成协。   我们一混成协从南苑出发,分成两混成团,沿途自己预行演习。因为参谋人员 幼稚疏忽,指挥错乱,弄得侦探看不见侦探,队伍看不见队伍,结果只有侧卫同侧 卫碰着,大队完全错过。后来一个左转弯,两军掉过了方位,南军变成了北军,北 军变成了南军,才开始打起来。段统制见状大为不怿,立时吹紧急集合号,对官长 指摘错误,大加申斥,下令退二十里,重行演习。等到第二次演毕,已经七八点钟, 当时来不及讲评,即下令往松林店宿营。那时天色完全漆黑,沿途人马杂沓,零乱 不堪。所走的又只有一条大路,前后车辆拥塞,益发糟成一团。大官儿不耐烦,早 骑着马先跑了。剩下来的都是连长以下的官长,又都是新来的,也就不负责任。兵 们没办法,就胡乱落队。等到了宿营地,已是午夜十二点,后头的部队还有没有来 到。当晚决定第二天再行演习,并下令天明七点钟出发。哪知夜间下起雨来,越下 越大,依照陆协统的意思,队伍改坐火车到保定,免得官兵衣服淋湿,到时不便演 习。跑到段统制那里请示,段统制就骂他要借此卖人家好,说:“怕淋湿衣服?难道 下雨的时候就不打仗吗?”协统却以为这是演习,并不是真的打仗;若是真的打仗, 自然不用说了。协统就碰了这一个钉子,当时生气挂了病号,就坐火车到保定府去 了。这里仍然下令出发。那时雨越发大了,倾盆的下降,无法行走。段统制不知怎 么异想天开,说咱们不如来个科学的办法,令炮队开炮向天空轰一阵,说上面的厚 云受了震动,雨就一定可以停止的。命令下来,大家就七手八脚向天空里开大炮, 当时声震天地,民众皆惊,不知到底什么事。打了半天,哪知雨不但止不住,反而 越下越大。段统制非常气恼,拿出他的硬脾气来,说:“下不下都得走!”立刻下令 出发,当时现买草料,现买给养。原来重有五六十斤的帐篷,经雨一淋,弄成一百 多斤,锅灶家伙也因雨阻,没法子拉到,因此都落在后面。这次我着实佩服我们的 回管带,他预先叫我们四个队官同到定兴县去买现成吃食,说免得大队一到,什么 也买不着。我们把吃食买好了,就在定兴县等着。大队经过高碑店到达定县时,已 经午后四点钟,每个人都拖泥带水,狼狈不堪。在这时就看出我们的军纪的确还不 坏,参谋人员都早走开了,弟兄们自己架起枪来,冒雨挺立着,一动不动,秩序非 常之好。后来雨又下大了。忽然参谋长马良骑马跑来,大声地下令道:   “奉统制令,队伍都到城内东林寺宿营。”   命令虽这样下了,可是事先却并没有计划。比如东林寺房屋共有多少间,能容 得下多少人,统统没有派人去详细调查(其实东林寺只可住二营人,我们却共有十营 队伍)。队伍糊里糊涂地开了去,前头大队一到,屋子里立时站满,不到一刻,院子 里也满了。后头的部队越来越多,只因命令是住东林寺,于是不问青红皂白,一直 往里拥进去。里面的几乎要被挤死,外面的仍然拼命往里挤。有一位团长李进材被 挤到里面,出不来,就爬到人群上,踏着人头爬到墙上。当时拥挤的情形,可以想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 Leave a comment

亦战亦和

http://www.shuku.net:8080/novels/history/fgrxdsjdys/byjh140.html 一三八、亦战亦和 张怀芝和曹锟本来都是激烈的主战派,忽然产生了厌战气氛,曹锟一再请求回 直隶 养病,5月29日没有等待段祺瑞同意,就离开汉口,还把第一路司令部全部带走。30日 张 怀芝也率领亲信径返山东。这两位大将在离开汉口之前,曾与王占元、赵倜、陈光 远、 李纯交换意见,打算发出一个电报,假口“民生凋敝,不堪再战”,命令前方“停 战待 命”。 段听说前线将帅公然主和,大为震动,赶紧活动疏通,花了很大气力才说服他 们没 有发出这个电报。虽然如此,段已深感他的阵营中,主战派全变了主和派了,这是 新的 主和派,其中三个是原来的主和派,三个是原来的主战派,现在他们结合起来了。 最不 幸的是这个新的主和派领袖竟是曹锟。 直军前线全体将士也联名发表通电,力言湘省水患滔天,瘟疫流行,兵疲将惫, 不 堪再战。同时前线直军的五位旅长也联名发表请假的电报,这五位旅长是王承斌、 阎相 文、萧耀南、张学颜、张福来。所谓的请假就是怠工示威,五位旅长联名请假就是 集体 怠工。 新主和派的出现,显示北洋派内部的矛盾已经错综复杂极了。过去段祺瑞的皖 系主 战,冯国璋的直系主和,曹锟以直系大将而参加主战派,促成了段在冯段之争中操 到胜 券的主要原因。现在,正当南北战争的有利形势落入北军手中时,忽然原来的主战 派全 部转到主和派,实在是一桩极大的转变。由于主和势力大增,厌战情绪就像一种流 行病 一样蔓延到整个主战阵营来,连极端主战的倪嗣冲也不愿让他的安武军独当其冲, 因此 也请求北京把他的军队调回休息。 为什么主战的将军们在紧要关头上竟会主和呢?这也有实际因素,由于张敬尧 部队 的军风纪太坏,使北军在湖南完全不受欢迎。湖南人民憎恶北军,使北军在湖南的 处境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Genealogy Research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