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Genealogy Research

Ah, where shall I begin?

World Stamp Show in New York

The biggies for the philatelists around the world, every decade. This time is in the Big Apple, from May 28 to June 4th at Jacob K. Javits. 2006 was in Washington DC and  2026 would be in Boston. This Curtis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Genealogy Research | Leave a comment

Math wizards

No everyone Chinese is good at math. There are many articles and studies on Zhou Fu’s descendants, five generations strong, how they not only survived but prospered. Moving. A big deal. Cool. Great. But the problem I’ve is, we ar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Genealogy Research, Kith and Kin, View from Bottom | Leave a comment

Protected: delete – Zhou family tree

There is no excerpt because this is a protected post.

Posted in Genealogy Research | Enter your password to view comments.

Protected: Uncle Alan’s family tree, fm his garage

There is no excerpt because this is a protected post.

Posted in Genealogy Research | Enter your password to view comments.

Zhou Fu 周馥接官厅

From here       

Posted in Genealogy Research | Leave a comment

Grandma’s new home

After nearly a month of discussion and action (inaction ..), my grandma finally moved to her new home 骨灰罈已經安然擺放於故宮博物館對面半山上的湧泉寺, on the mid level opposite the National Palace Museum in 湧泉寺 Yongquan Temple. Pix by Annie. . . I just learn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Genealogy Research, Kith and Kin | Leave a comment

Children left behind 留守儿童

China’s rise in the recent decades has produced a group that’s large enough to have a term coined for them: Children Left Behind. I suppose that I was one of them a generation or two ago. What differs mine with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Current Affairs, Genealogy Research, View from Bottom | Leave a comment

Anhui: “国保”振风塔大修

Anhui News: 6月 30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安庆振风塔正在进行大修。 振风塔被誉为“万里长江第一塔”,是七层八角楼阁式的建筑,始建于明代隆庆四年(公 元 1570年),距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据悉,此次振风塔的维修以恢复原貌为重点,凸显历史原貌,彰显明代建筑特色。吴均奇摄     这之前恐怕还是周学熙修的。      

Posted in Genealogy Research | Leave a comment

A Chinese writer and the publishers

Reading  梁文道:从抄袭来的《货币战争》看我们对无知的恐惧, From plagiarism to the “currency war” to see our ignorance of fear. I couldn’t help but to recount my own, not on ignorance of fear but on plagiarism and the Chinese publishing industry. These ten books on my shelv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 Leave a comment

Class Schedule 日课

读生书: 《礼记》 & 《左传》 温熟书: 《孝经》, 《诗经》, 《论语》 & 《孟子》 讲书: 《仪礼》 (每星期二次) 看书: 《资治通鉴》 (每星期二四六点十页);  《朱子小学》(每星期一三五点五页); 同用红笔点句读如有不懂解处可问先生 写字:《汉碑额》十字 (每日写); 《说文》五十字 (每星期一三五) 须请先生略为讲音训; 《黄庭经》 (每星期二四六)先用油纸景写二月 A Scholar’s World 15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 Leave a comment

孙家鼐家族对我国近代经济发展的贡献

作者汪谦干,安徽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本文原载《民国档案》2004年第2期 论安徽寿县孙家鼐家族对我国近代经济发展的贡献 2011年05月03日 论安徽寿县孙家鼐家族对我国近代经济发展的贡献 摘要:安徽省寿县孙家鼐家族近代以来人才辈出,对我国近代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⑴孙氏家族创办了一系列具有全国性影响的企业,如阜丰面粉公司、中孚银行、通惠实业公司、通丰面粉公司、通益精盐公司等,形成了著名的通孚丰企业集团,还参与创办了启新洋灰公司、滦州矿务公司、直隶滦州矿地公司、京师自来水公司,及济丰面粉公司等。⑵寿县孙氏家族成员参与发起了我国近代具有重要影响的经济组织,如1904年孙多鑫、孙多森发起组织了上海商学会;1906年在上海商务总会的改选中,孙多森当选为协理;孙元方参与发起了上海银行公会,并任两届副会长。⑶寿县孙氏家族企业有关负责人参与了我国近代具有重要影响的经济活动,如1936年中孚银行总经理孙仲立作为中国资本家代表出席了第二十届国际劳工大会,中孚银行上海分行副经理顾翊群参加了中美白银协定的谈判。 关键词:安徽寿县;孙氏家族;近代经济;贡献 On the Contribution Made by Sun Jia-nai Family to the Development of Economy in Modern History 安徽省寿县孙氏家族是明朝洪武年间由山东济宁迁来的,世代耕读传家,未有显达。但传到孙崇祖时,身名突然显赫起来,号称“一门三进士,五子四登科”,他的五个儿子中家泽、家铎、家鼐中了进士,家怿中了举人,特别是孙家鼐在1859年高中一甲一名进士,后来又做了光绪皇帝的师傅,官至武英殿大学士。从此,孙家的历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不仅成为巨宗大族,而且代有人才,分别在政治、经济、军事、艺术等领域各领风骚,如孙多鑫、孙多森、孙多钰、孙多慈、孙一中、孙淦方等。本文主要讨论寿县孙氏家族对我国近代经济发展所做的贡献。 一、孙氏家族创办和参与创办了一系列具有全国性影响的企业。 孙氏家族能对我国经济发展做出贡献,关键性的人物是孙多鑫、孙多森兄弟。他们的父亲名孙传樾,是孙家铎的次子,李瀚章的女婿,以军功累保江苏候补道,曾任金陵制造洋火药局总办,1886年去世。孙多鑫曾中举人,学养较高,颇受李瀚章喜爱,在李1889年出任两广总督时,招其充任幕僚。1895年李翰章称病辞职后,孙多鑫也束装返里。但他的母亲1893年在家乡去世后,弟弟孙多森感到家庭人口渐多,土地收益不敷支出,已由寿州迁居扬州,向其姑父何维健租用盐票,经营食盐运销业务了。孙多鑫便也来到扬州。[1]从此,兄弟合力投身实业,揭开了孙氏家族在我国经济舞台上有声有色上演的序幕。 1、孙氏家族1897年在上海创办的阜丰面粉公司是我国近代第一家具有较大规模的机制面粉企业。 我国是小麦生产大国,但加工小麦的技术极为落后,一直利用磨坊手工生产,耗时多,质量差。19世纪中叶,外国资本家开始向我国输入机器加工的面粉。后又直接在我国投资设厂,加工小麦,生产面粉。销量越来越大,利润颇为可观。受此影响,从70年代到19世纪末,我国民族资本在天津、上海、芜湖、北京、广州等地也先后创办了机器磨坊10余家,用蒸汽机械为动力代替人力、畜力,生产能力和产品质量均有所提高,但规模较小,产量不大。其时,孙多鑫、孙多森兄弟经营食盐虽然也有丰厚的利润,但风险较大。他们看到面粉销路较广、进口日多,便想投资设立小麦加工企业。他们先委托管家宁钰亭到芜湖、天津、上海,调查机器面粉厂,并在上海英商增裕面粉厂试验加工了一批小麦,感到本轻利厚。孙氏兄弟后也来到上海,从海关了解洋粉进口情况,并实地参观了增裕面粉厂。从孙宝宣撰写的《忘山庐日记》中,我们可以看到,从农历4月27日到6月初5日,孙氏兄弟就与孙宝 宣会面8次。[2]可见孙氏兄弟这次在上海呆的时间较长,对面粉市场的行情有较为深刻地了解。他们回到扬州后在钞关门外购置了一处房产,准备投资办面粉厂。在筹备过程中,他们渐渐感到扬州虽靠近小麦产地,但面粉销路有限,企业难以有大的发展,而上海交通方便,信息灵通,面粉市场大,社会环境也较好,更适宜于企业的发展。于是,自1897年9月起,孙氏兄弟又来到上海筹办面粉厂。[3]他俩及其亲友共集资17万两[4]。他们先在苏州河畔莫干山路购置了50亩地作为厂房,并在1898年5月初拟定了面粉厂章程[5],定名为阜丰机器面粉有限公司。孙多森任总理,孙多鑫任协理。此时,正值戊戌变法高潮,清政府积极鼓励投资设厂,并颁布了《振兴工艺给奖章程》,规定:“或出新法,兴大工程,为国计民生所利赖”,均可考虑破格优奖,并授权集资设立公司开办,专利50年;能仿造尚未传入中国的西式旧器者,奖工部主事衔,许其专利10年等[6]。更何况孙氏兄弟的叔祖父孙家鼐时任吏部尚书,正受朝廷倚重,清政府对此自然积极支持,很快被批准“概免税厘,通行全国”。为了在同业中保持领先地位,孙氏兄弟决定从国外引进最先进的机器设备。约在1898年9月,孙多鑫起程到法国、美国考察,并以2.2万美金在美国爱立司厂(Allis Chalmer Co)订购了一套设备,1899年回国[7]。到1900年6月设备安装完毕,正式生产,日产面粉2600包。面粉的商标是“红蓝自行车”和“炮车”[8]。第一年由于开始生产没有经验,销路未打开,亏损了7万多两。次年起便逐渐获利,1901-1903年每年盈利10余万两,3年收益就超过了投资。受此激励,1904年,孙氏家族再次增资13万两,添购机器,另建新厂,日产量达到7000余包。不久,又在无锡购地20亩,建筑锡丰堆栈用来收购及存储小麦。此后,更是抓住了有利的时机:1904年日俄在我国东北交战,面粉奇缺,阜丰公司趁机北进,大获厚利;1905年为抗议美国长期歧视凌辱旅美华工,全国掀起了抵制美货运动,民族工业品畅销,阜丰公司又获得丰厚的利润。一直到1913年,阜丰公司每年的赢利均在10万两左右。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面粉工业进入“黄金时期”,内销外销两旺,粉价上涨。据该厂1918年以来“帐略报告”记载:“1918年资本规银30万两,年终纯益153582两;1919年因帐略遗失,但本年获利是丰厚的;1920年资本由各种积余项下转出升值,改为银元100万元,年终纯益321009.82元;1921年入秋美粉运沪,络绎不绝,原有面粉出口,今年情形已大异于前矣;是年 纯益245289.94元。”[9]可见阜丰面粉公司利润的丰厚。1920年资本升值为90万元,另加现金增资10万元,资本改为100万元。1922年后,资本主义国家恢复元气,又开始向我国大量输入面粉,一些小面粉厂经受不住冲击,破产倒闭。但阜丰面粉公司凭借稳固的基础、强大的实力、优良的产品、成功的管理,不仅度过了难关,还一直稳步发展,先后租办了上海长丰面粉厂、无锡泰隆面粉厂、上海裕通面粉厂、上海祥新面粉厂、上海信大面粉厂,获得了较好的赢利。其时,阜丰系统日面粉生产能力可达51500包,占全国民族资本面粉工厂日生产能力的11.39%。到1936年资产又升值为300万元。1937年10月阜丰厂建成了自动化圆筒麦仓,效率进一步提高。该仓象一座大楼,可储麦50万担,足够阜丰厂一个月之用;该仓也极为坚固,一直使用,直至2002年夏季,因工厂搬迁,原址要搞房地产开发,才将其炸毁。尽管使用了不少炸药,麦仓居然未炸倒。抗日战争爆发后,上海租界地沦为“孤岛”,经济畸形繁荣。阜丰面粉公司也借助地利优势,获得一定的收益。据《中国近代面粉工业史》一书估计,阜丰面粉公司从投产到1940年,帐面赢利约为1580万元,为原始资本的37.89倍,平均每年赢利39.5万元;实际赢利则远大于此,仅1926-1937年的赢利就达1750万元,平均每年赢利145.83万元。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进入租界,阜丰面粉公司陷入了艰难的境地。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又发动内战,致使阜丰厂开工严重不足,主要是代磨国民政府善后救济总署的小麦,因限于小麦来源,自营业务开展较少。曾一度在小麦产地安徽蚌埠投资合办信丰面粉公司,但不久即告停歇。到40年代后期,物价飞涨,卖出的面粉竟无法补给小麦。特别是1948年的“八一九”限价,更使阜丰公司多年的积蓄化为乌有。1949年上海解放后,因为阜丰公司原负责人逃走,主持无人,业务未定。1950年国民党“二六”轰炸后,生产停顿,亏累更深,资金短绌,调度维艰。这年秋季,阜丰公司对人事进行了调整、精简,仍难以维持。1951年4月经董事会议决聘孙豫方为总经理、孙晋方为副总经理,经过整顿,该公司开始筹款小量自营。下半年参加联营处后,该公司业务渐有起色,收支得以平衡。联营处结束后,该公司生产业务全部为政府加工,走上了国家资本主义道路。1955年10月参加上海私营面粉工业全业合营。1956年5月,上海市粮食局提出了进一步调整本市面粉工业的意见,将阜丰、福新两合营厂合并成为该市唯一的面粉厂。11月正式合并,称为公私合营阜丰福新面粉厂。阜丰面粉厂从此结束了由孙氏家族主导它命运的历史。 阜丰面粉公司在1916年4月还与山东济宁人刘韵樵等合作投资建设了济丰面粉公司。阜丰公司是将最早购置的日产面粉2500包的全套设备作价6万元作为股份投资到该公司的。济丰厂占地38亩,房屋近200间,面粉主楼高5层。在火车站建有仓库一座,占地20多亩,房屋近百间。该厂1918年7月13日正式开车生产。适逢第一次世界大战,面粉销路较好。1922年后随着洋粉的倾销,济丰厂的销售越来越困难,到1927年10月终因资金周转不灵而停工。此后,该厂受政局影响较大,生产时开时停。1946年中共第一次解放济宁时,就与厂方合营生产。解放军退出济宁后,该厂便停工。1948年7月14日,中共第二次解放济宁后,该厂被收归国有,先改为铁工厂,1949年春又恢复为面粉厂,现为济宁第一面粉厂[10]。此外,阜丰面粉公司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哈尔滨投资建立滨丰面粉厂,因效益不佳,不久停歇。 2、孙多森为中国银行第一任总裁,孙氏兄弟参与组建了启新洋灰公司、滦州矿务公司、直隶滦州矿地公司、京师自来水公司,均任协理。 就在孙多鑫、孙多森将阜丰面粉厂经营得红红火火的时候,时任直隶总督袁世凯召孙多鑫入幕。孙氏兄弟考虑到该厂已步入发展的正轨,有一人经理足够,且兄弟二人对企业的经营与计划有些分歧,更不必株守在一起,徒起纷争。1905年夏,孙多鑫欣然北上,在直隶“综理官银号事”[11],执掌直隶的金融机构。其时,周学熙任天津官银号督办,孙任总办。周、孙通力合作,盘活了天津官银号集聚的资金,支持了天津工商业的发展。随着清政府“新政”的实施,全国掀起了一股投资实业的热潮。周、孙既掌握了一定的资金,又有办企业的经验,便决定投资兴办自己的企业,即启新洋灰公司。该公司原名“唐山细绵土厂”,是直隶总督李鸿章1886年命开平矿务局总办唐廷枢筹集官、商股银10万两兴建的,1889年投产。由于该厂的原料来自广东,成本较大,一直亏损。1892年唐去世,张翼继任督办后,见该厂已将股本亏赔殆尽,就将其停办。1900年周学熙就任开平矿务局总办后,拟恢复该厂。不久,发生了八国联军侵华事件,开平矿务局被英国商人骗占,细棉土厂作为其附属财产的抵押品,也被侵占。1902年开平矿产被骗事被清政府发现。清政府要求袁世凯将其收回,袁世凯委托周学熙办理。经过几年的交涉,1906年7月7日周终将细棉土厂收回,并将该厂改名为启新洋灰公司。新公司组建后,周学熙任总理、孙多鑫任协理。孙积极协助周清产核资、筹集资金、招募商股、制定章程、组织生产等。该公司所需资金开始主要由天津官银号承借100万元,条件极为优惠,如期限10年,年息5厘,且无任何担保。招募商股的进展也很顺利,孙氏家族积极投资。该公司投产后,效益极佳,仅8个月就还清了全部官款。正当孙多鑫全力支持周学熙兴办北洋实业的时候,天不假年,这年12月29日孙多鑫因突患急性阑尾炎症,医治无效而病故。长期担任中孚银行天津分行经理、对北洋实业有较多了解的包培之认为,“孙多鑫是个沉默寡言、不喜出头露面而善于在幕后策划的‘诸葛亮’”;“北洋早期出现大规模的实业,是以袁世凯为后台,在孙多鑫的策划之下,由周学熙出面,三人进行合作的结果。”[12] 孙多鑫去世后,袁世凯又召孙多森北上兴办实业,所谓兄终弟及,孙多森继续着兄长的事业,接任天津官银号总办、启新洋灰公司协理的职务。周学熙、孙多森合办的第一个企业是滦州矿务公司。因开平矿产无法收回,1906年8月周学熙计划在开平矿附近设立一个滦州矿务公司,希图“以滦收开”,即通过“开发利源”,以“收回利权”。次年他向袁世凯递交了报告,此举得到袁的支持。农工商部也准予注册,饬令“滦州地方三百三十方里矿界以内不准他人开采”[13],明定该矿系北洋官矿,为北洋军需服务。该矿因此超过“北平矿界三十方里”十倍的范围。该矿仍由天津官银号招股承办,仅几个月就把200万两的商股募齐。后又续招股本300万两。孙多森又协助周学熙开展各项筹备工作。此后,滦州矿务公司与英国商人经营的开平矿务局展开了激烈的竞争。终因势单力薄,滦州矿未能打败开平矿,被迫接受开平矿的建议,实行开、滦合并。周学熙、孙多森等人虽然未能实现初衷,但此举体现了他们的爱国热情和民族自信心。 此外,1907年冬,周学熙、孙多森等人,为实现“以滦收开”的心愿,保全地权,又向时任直隶总督杨世骧建议由官商合筹,招股100万两(只招华股),成立“直隶滦州矿地公司”,专为承办矿场用地及建筑场房等事。得到批准,招股工作进展也很顺利。该公司在开、滦合并后,仍然保持独立,完全由华商经营。 孙多森还协助周学熙创办了京师自来水公司。为了卫生和消防事业的需要,1908年3月,清政府决定在京师兴办自来水厂,名称为“京师自来水有限公司”,性质为官督商办,任命周学熙为公司总理,孙多森为协理。4月开始筹建,仍然由天津官银号招股,共招来商股300万元,实际使用了270万元。该公司在建设过程中遇到不少困难,阻力较大。周、孙等采用了各种办法,工程虽然顺利完工了,但自来水公司一直亏损。 孙多森在1910年4月还担任直隶劝业道的职务,但不久遭到直隶省咨议局的弹劾,被人指为“庸人”,遂辞劝业道职,继续经办北洋实业。从孙多森一生的业绩看,称其为“庸人”,应为“诬称”。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中文 | Leave a comment

光绪读诗

光绪幼年比较聪明也很喜爱读书。据说,有一次孙家鼐为他讲解唐·李绅的《悯农》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课后,他要光绪照着这首诗的主题再做一首七绝诗。散学以后,光绪回到养心殿去构思去了。 论及作诗光绪造诣较深,常常一语惊人。有一年冬天,窗外大雪纷飞,文正公和光绪两人围坐小火炉一面取暖,一面论诗。当时文正公就要光绪以火炉为题,即兴赋诗一首。很快光绪就写下聊一首诗“西北明积雪,万户凛寒飞。唯有深宫里,金炉兽炭红。”文正公读了几遍,连声赞道:“好诗,好诗,意境深远,情景交融。” 作这样的诗,光绪是有体验的,至于作《悯农》一类的诗,那种在夏天的烈日下去锄禾,他那里有这种体会呢?整个一中午都未作出来。正当他闷闷不乐的时候,突然有一只凤尾蓝蝴蝶从眼前飞过。他突然似乎来了灵感,立即冲出门外扑向蓝蝴蝶。一直追到后花园,蝴蝶不见了踪影,可是光绪却在骄阳之下拔起了花丛中的杂草。小太监们被他这种异常的举动搞得莫名其妙。也不敢问只好陪她一起拔草。不一会光绪累的汗流浃背,方才停下来,一副很满意的样子回到殿里写下了一首七言绝句诗。 第二天光绪交了作业, “知有锄禾当午者,汗流沾体趁农忙。荷鍤携锄当日午,小民困苦有谁尝。” 文正公看到这首用颜体书法书写的七言绝句后说道:“皇上的诗的确不同凡响啊!”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中文 | Leave a comment

孙壮甫应为孙章甫

《西山名胜记》第48页介绍孙氏别墅时,说孙氏为“中孚银行董事长,前交通次长孙壮甫”。有关文献表明,“中孚银行”历任董事长中并无“孙壮甫”其人,历任“交通次长”中亦无“孙壮甫”之说,倒是有与“孙壮甫”一字之差的“孙章甫”。在下怀疑“孙壮甫”乃“孙章甫”之误。 孙多钰(1882-1951),字章甫,安徽寿州(今寿县)人。孙多钰的祖父孙家鼐,咸丰九年(1870)状元,光绪皇帝的老师,也是京师大学堂(今北京大学)的创办者。他兄弟五个,均为读书人,出了一个状元、三个进士、一个举人,寿州有副对联:“一门三进士,五子四登科”,说的就是孙家。孙多钰出生在这样一个书香门第,理应学文才是,然而受母亲的影响,却走向实业之路。 孙多钰的母亲是李鸿章的侄女,即李鸿章的大哥李瀚章之女。受李鸿章办洋务的影响,思想颇为开放,她不主张孙多钰走科举的老路,而要他学洋文,办洋务。1899年,孙多钰告别家乡父老,漂洋过海,考入美国康奈父大学。毕业回国后,曾任吉长铁路工程局督办、宁湘铁路工程局局长、沪宁铁路管理局局长及北洋政府交通部次长等职。 孙多钰本来是学铁路工程的,与金融业无关,他是如何当上“中孚银行董事长”的呢?原来,此事与孙氏家族有关。孙多钰之兄孙多森,办的第一家实业是上海阜丰面粉厂,也是国内第一家机制面粉厂,所有机器设备均购自美国,产品质量与进口面粉不相上下,而每袋的售价比进口面粉低20%左右,因此畅销江南一带 。在获利丰厚基础上,又陆续在新乡、济南、哈尔滨开设分厂,分别命名为通丰面粉厂、济丰面粉厂、滨丰面粉厂,垄断了机制面粉市场;进而创办中孚银行,以调剂运转资金,支持各厂;并投资周学熙在华北的启新洋灰公司、滦州矿务公司、滦州矿地公司,拥有相当股份,形成称颂一时的寿州孙氏集团,称为通惠实业公司、中孚银行、阜丰面粉公司。   孙氏所创实业有一大特点,即股东多数为孙氏族人和近亲,遇到重大问题易于相互谅解,取得统一意见,从无质询责难之说。董事会中所拟讨论议案早在会前的“家族扩大会议”中取得一致,董事会只是走走形式而已。由于健康方面的原因,孙多森退居二线。孙多钰是孙氏族人中的佼佼者,担任中孚银行董事长之职,是孙氏家族的必然选择。 孙多钰在担任中孚银行董事长之后,继任阜丰面粉公司董事长、通惠实业公司总裁,成为“通孚丰财团”的当家人。通惠、中孚、阜丰的中心枢纽均在上海,孙多钰自当坐镇,但因孙氏在华北的投资也相.当大,为照顾全面,孙多钰住在天津,遥控上海。孙多钰虽在天津居住,但因业务需要,经常往来于天津、北京之间。1934年,孙多钰在八大处营建别墅,作为来京时的避暑之地。 别墅位置极佳,南与灵光寺隔沟相望,东可俯视三山庵,北望大悲寺。别墅为西式建筑,朴实无华,至今基本完好。院内花木扶疏,一年四季均有美景可赏。尤其是夏季,浓荫之下,暑意顿消,伴随着附近各寺传来的经声佛号,令人悠悠然如入仙境。 孙多钰平易近人,待人和蔼,闲暇之时常与看管别墅的纪殿臣聊家常。纪殿臣是石景山区焦家坟人,自幼随父在八大处看庙。纪殿臣结婚后(其夫张桂林),夫妇二人给孙多钰看管别墅。 新中国成立前夕,孙多钰因心力交瘁致病,留在上海调治后又回到天津医治,终于1951年4月病逝天津大理道寓所谢世。孙多钰病重期间,纪殿臣专程到天津看望。 纪殿臣80岁那年,苹果园街道办事处将其送到敬老院。她是“孙氏别墅主人为孙多钰”的见证人。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中文 | Leave a comment

Oh my God

They’re a passionate couple who preach God whenever and wherever they can, that includes they do that in China, secretly and illegally. It’s their righteous speech that got me thinking: are they sinned and if the God was a law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View from Bottom | Leave a comment

DaZhao Electric Light Company 大照电灯公司

Da Zhao electric lightingp41 company was located in Zhenjiang 镇江 in Jiangsu province. 大照电灯公司,为清朝末期实业家郭礼征在江苏省镇江市兴办,为江苏省第一家公用电厂,也是全国民营电业的先驱。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郭礼征兴办的镇江大照电灯公司(以下简称大照)开始发电,装机容量仅150千瓦。这是江苏省第一家公用电厂,也是全国民营电业的先驱。到民国25年(1936年),装机容量增至5950千瓦,年发电量870万千瓦时,创历史最高水平。 沦陷期间,大照电灯公司为日伪华中水电公司吞并。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Kith and Kin | Leave a comment

澹园琐录 Danyuan suolu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 Leave a comment

Auntie Sun

We had lunch on our way back from Washington D.C. She and her husband were visiting their daughter Qing at Wilmington, DE. Uncle didn’t come because he didn’t feel good. More pix on piwigo .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View from Bottom | Leave a comment

甲午战争前后之晚清政局

total 159 pages (incomplete) and in piwigo (complete). From Zhou Jingliang, Beijing April 5, 2012 at his home in Beijing University 石泉 (原名 刘适) by Shi Quan (Liu Shi); (Beijing 1918 – 生活 读书 新知 三联书店, 199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IMG_6728 to 6886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elestial Empire, Genealogy Research, 中文 | Leave a comment